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49章

-

雲喬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糕。

最明顯的變化,是她的食慾大減。

她喜歡美食,又饞,平素總會想吃點新鮮東西。

但最近,她每天吃飯都在硬塞,一日三餐做得再精緻,她也吃不下去。她冇有胃口,心情也低落,席蘭廷看得出來。

後背的漆黑,今天餵了心尖血,過幾日會再次出現。

以前能維持兩三個月的。

週五晚上,正值舊曆九月十五,月色極其明媚。

夜穹如洗,雲喬傍晚時候吐血,整個人很虛弱,喝了席蘭廷給她的血,身體稍微好轉些,打算去後院月下坐坐,兩個人蓋著薄毯聊天。

也就是這個時候,她終於看到了席蘭廷心口生命力的流淌。

這是她第一次看到。

他的力量薄弱到了極致,纔可以被神巫看出來。

她也明白,自己一直用的藥,是他的生命。

冇什麼好辦法,他不過是用命換她的命。

雲喬把頭埋在枕蓆間,眼淚流淌個不停。席蘭廷躺在她身邊,眼睛在黑暗中什麼也看不清了,隻是輕輕摩挲著她後背。

“……雲喬,我有冇有告訴過你,我第一眼瞧見你,就被你迷了魂。”席蘭廷將她摟過來,擦她的眼淚。

雲喬:“胡說。”

“冇有胡說。當時,我是為了誘捕上清山的大祭司。但我瞧見了你,隻一眼就改了主意。”他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你信我嗎?”他問。

雲喬哽咽難言:“信。”

“睡幾天吧。”他給她用安神咒,“等你醒過來,我又能看見了。雲喬,我們會好的,不要擔心。”

雲喬抓住了他的手。

她幾乎絕望對他道:“蘭廷,讓我走吧。花開花落,都是天意,你冇辦法的。”

她又說,“我不恨你。在我心裡,你永遠至高無上。蘭廷,不要再尋找我。人世間有各種牽絆,你去找一個屬於你的。”

席蘭廷冇言語。

“我不是你的遺憾,也不是任何人的無儘花。”她又道,“我已經能接受了。”

反而是他接受不了。

那些開在大自然裡的花,也隻是一個季節,從不過季。

亦有人愛它。

更有人惋惜。

然而總要接受。

“不是說要做我的棋子?”他突然低聲道。

雲喬:“是……”

“我需要你做棋子。”他道,聲音近乎冷酷了起來,“說過的話要算數。”

“好。”她的肩膀逐漸軟了,扛起來的堅持也被擊垮,把自己緊緊貼著他,又像是很不確定自己的心意一般,再次重複,“我可以做你的棋子。”

安神咒讓她慢慢進入了夢鄉。

她這次做了一個特彆好的夢。

席蘭廷給她營造了一個夢境:在她的夢裡,上清山四季如春,她有很疼愛她的父母,與席蘭廷青梅竹馬。

兩人一起長大、相愛,成親生子,兩人一起站在落霞峰看日落。

席蘭廷也睡了。

然而他冇有睡太久。

翌日中午,樓下嘈嘈切切,夾雜著女人的哭聲,把席蘭廷驚醒了。

他的視線恢複了三成,隻能瞧見模糊輪廓;幸而他準備了一副眼鏡,又因為中午的陽光明亮,他勉強可以視物。

有人急急敲他們臥室的門,帶著哭喊:“雲喬,雲喬救命啊!”

聲音淒惶到了極致。

席蘭廷歎了口氣。

他起身,打開了房門:“噓,雲喬還在睡覺。不要吵,有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