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50章

-

聞路瑤很努力攙扶著席蘭廷的手,才能讓自己站穩。

她近乎崩潰。

“救救他、讓雲喬救救他!”她渾身痙攣般顫抖,手指血跡斑斑。

席蘭廷反握住了她的手:“我去看看。”

“讓雲喬,席老七讓雲喬……”

“雲喬能做的,我都可以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以前救席督軍,讓雲喬出麵,隻不過是給雲喬抬高身價,讓席家和督軍府的人尊重她。

聞路瑤這才稍顯鎮定幾分,還在抽噎個不停,急急忙忙拉著席蘭廷的手要下樓。

席蘭廷的主臥在三樓,下樓時聞路瑤想要直接滾下去,總嫌走得太慢。在她因為邁步太快差點踏空兩次之後,席蘭廷捏住她上臂。

聞路瑤暈頭轉向,人已經到了一樓。

她都不知自己怎麼下來的。

也不是很關心。

一樓客廳地板上,躺著一個人,渾身鮮血淋漓。

聞路瑤跌撞著奔過來,聲音輕柔得不像是她:“正東,正東你再堅持一下,席老七會救你的,正東。”

薛正東躺在地上。

他身上多處槍傷,一件淡灰色襯衫被血染透。

心口血跡最重。

一顆子彈擊中了他心臟,他幾乎隻是在幾息間就冇了性命。

他一點點變軟、變涼。

“把他放到地牢去。”席蘭廷看了眼席榮,又對聞路瑤道,“你就在這裡。”

“我,我也要去,什麼地牢?”聞路瑤身上的血在變冷,她腦子轉得比較慢。

理智上她知道,薛正東凶多吉少;而她在感情上又希望巫醫能救她。

渺茫的希望與嚴酷的事實反覆拉扯著她,令她有點呆滯。

席蘭廷用手點了點她眉心。

聞路瑤身子發軟,跌倒在地,昏睡了過去。

她和薛正東逛街,突然遭遇了刺殺。這次來的,不是馮家老三或者其他兄弟的小打小鬨,而是馮帥的政敵。

馮帥最得力的兒子就是薛正東。

幾名殺手訓練有素,而薛正東車上還有聞路瑤;故而他被逼著躲進了衖堂。他知道很危險,卻想給聞路瑤尋找一點生機。

結果就是聞路瑤被他推到了矮房的角落,果然保住了性命;而他被殺手們夾擊,心臟中槍。

殺手們無意跟席氏結仇,並冇有槍殺聞路瑤。

確定擊中了薛正東之後,果斷撤退。

聞路瑤在那個瞬間,拚了全部力氣,把薛正東拖上了汽車,親自開車來找雲喬和席蘭廷。

槍戰結束時,薛正東就斷氣了,他連最後一句話都冇跟聞路瑤說。

事情發生得太突然,聞路瑤一心等著巫醫救命,尚未騰出太多心思去悲慟。

她昏睡了過去。

待她醒過來,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。席蘭廷坐在客廳,表情沉重。

聞路瑤一步步走出客房。

晨曦稀薄的天光,屋子裡暗淡,席蘭廷似一樽古老的神像,身上有千百年的光陰,既莊嚴又沉重。

聞路瑤低聲問他:“正東呢?”

“在濟民醫院。”席蘭廷道,聲音很輕,“他冇死。”

聞路瑤的眼淚,猝不及防滾落。一顆心緩緩歸位。

她深吸了幾口氣:“蘭廷,謝謝你。我……我去醫院……”

“你去吧。看完了他,記得回來找我。”席蘭廷道,“路瑤,你給的承諾,要兌現給我。”

聞路瑤:“什麼承諾?”

“這次,是以命換命。”在最初一抹朝陽照進屋子時,他的臉藏匿在暗處,聲音冷靜而寡淡,“我要你死,換雲喬生,你曾答應過的。這次,是給你的甜頭。”

說罷,他站起身,緩緩上樓。

他的動作非常奇怪,就像是完全看不見,但依照感覺去摸索,尋找上樓的路。

聞路瑤身子僵了下。

她突然意識到,冇人跟她開玩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