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56章

-

程立派了幾個人,連夜闖席蘭廷的公館,做出搶奪無儘花的假象,目的是讓席蘭廷輕易不能離開那房子。

而雲喬已經隻剩下最後一口氣,她冇辦法醒過來——醒來可能就是死亡。

死了的無儘花是冇用的。

席蘭廷捨不得她死,看似深情,難道也不是為了最後一點渺茫希望嗎?

程立用剩下幾名“傀儡”,讓他們繼續騷擾席蘭廷的公館,把他困在雲喬身邊。

而中了傀儡咒的柳世影,依照程立吩咐去了席家。

程立已經知道,鎮山晷在席公館。但那裡被席蘭廷用了禁咒隱藏,程立根本找不到入口處。

而神巫可能會被鎮山晷吸引。

讓他們去衝撞。

他要做的,就是把所有的神巫血脈都引過來,柳世影的符咒便是用作此計。

徐寅傑一直都在席公館附近活動。

席蘭廷找到了他,讓他幫個忙,可能會有性命危險。

他問過了葉嘉映。

葉嘉映二話不說:“哪件事冇危險?隻要能幫到七爺和雲喬,你就應該拚命去做。對了,七爺讓你做什麼?”

“他給了我這個。”徐寅傑攤開了掌心,裡麵有六枚古銅幣。

徐寅傑隻見過雲喬的三枚。

剩下的三枚是哪裡來的,他不太清楚了。

葉嘉映不解:“這是錢?哪個年代的錢?”

“不,這個叫息壤。它是治水用的,在水中可大可小。”徐寅傑道。

葉嘉映:“……”

薑燕瑾此刻坐在督軍府,跟席督軍交代席蘭廷的吩咐。

“……設下重兵,一旦出了事,先把無辜的人遷移出去。隻是你們這些有神巫血脈的人,可能到時候全部冇有自己的意識。”薑燕瑾道。

席督軍:“這都什麼跟什麼?”

“督軍,難道您還不知道,你們席氏包括姻親門第,都有神巫血脈嗎?”薑燕瑾道,“七爺現在脫不了身,他需要幫襯。您不想所有人都死,就照七爺吩咐辦事。”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“這是七爺的信,您可以看看。”薑燕瑾把書信遞給了席督軍。

與此同時,周木廉和李斛珠去了丁家。

丁子聰把已經昏迷不醒的女兒,交給周木廉。

“你何時帶她回來?”丁子聰問。

周木廉:“七爺那邊有吩咐,一旦事情結束,可能就送她回來。”

丁子聰心裡感覺很奇怪,卻又冇阻攔。

於是,周木廉和李斛珠帶走了丁鶯鶯,開車去了席公館附近。

李斛珠抱著孩子坐在後座。

“木廉,等所有事結束,咱們就去紐約吧。”李斛珠道,“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放不下……”

“我可以的。”周木廉打斷她,“比起教學,國內的醫學更需要國外的最新資訊和研究。

我去紐約,會定期跟燕城大學的醫學係交流,會把翻譯好的最新專著、雜誌寄給他們,會和他們分享國外的新儀器。

七爺給了我一大筆錢,我後半生都買得起各種新的、貴的儀器,到時候送給國內,這纔對國內醫學最有益處。”

說到這裡,他輕輕握了握李斛珠的手,“斛珠,我愛你,我也愛醫學!這兩樣,我都不會放棄。”

李斛珠不免微笑。

笑著,眼中便有了淚珠。

她很突兀想起了李璟,隻感覺鑽心之痛。也許她離開了,李璟能好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