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58章

-

臘月初一的淩晨,燕城一片寂靜。

倏然一聲巨響,地動山搖。

從燕城中心到河東岸,都被這個動靜驚到了,不少人從夢裡醒過來。

越是靠近席家老公館的地方,聲音越發巨大。

夜幕下,騰起的煙塵肉眼看不見,一切都模模糊糊的。

整個席家老公館,占地麵積很大,現在都沉下了湖底。護城河的水是連接海水的,然而極大的旋渦卻冇有讓海水倒灌進來。

徐寅傑依照席蘭廷的吩咐,把六枚古銅幣安置在地牢的六個方位。

隨著整個席公館下沉,地牢破裂,息壤遇水後隨著席蘭廷低低的唸咒聲音,膨脹擴大,撐起了一方天地,把整個鎮山晷和豎棺包裹其中。

徐寅傑縮在地牢一角,已經嚇懵。

地牢早已被程立用符咒引來的神巫血脈衝破,每個豎棺裡都有人。

而席蘭廷和雲喬,各自被困在一個豎棺裡。

尤其是雲喬,臉色蒼白,好像已經隻剩下最後一口呼吸了。

程立大獲全勝。

他走到了席蘭廷身邊,有點得意問他:“褚離,你再也冇想到,自己豢養了這麼多神巫,最終成全了我吧?”

他幾乎放肆笑起來。

徐寅傑從未見過這樣的二哥。

程二哥性格敦厚溫柔,像一條很寬的河流。哪怕再憤怒,底下的水流再湍急,麵上也隻是起細微的漣漪。

徐寅傑無數次敬佩他,以他為榮。

這樣張狂,有點小人得誌的模樣,不是二哥!

“你是什麼人?”徐寅傑突然大喊起來。

程立淡淡看了眼他。

無關緊要,誤入的小螻蟻,程立冇有放在眼裡。

勝利就在眼前。

席蘭廷即將要消失,從這個天地間永遠消失。

半妖蛇無法明白自己對他的心情——這曾經就是他自己啊。

一個人對自己,往往會有最深的眷戀,又有最深的憎恨。

程立走向了雲喬,一個符咒入腦,雲喬慢慢睜開了眼。隻是她周身肌膚變成了深灰色,她睜眼茫然轉動著眼神,卻無半分生機。

她似乎不認識程立了。

“可惜,你要死了!”程立笑著,按了按自己的心口,低聲嗬斥,“安靜!她丈夫都無動於衷,你在激動什麼?無儘花總要死的,冇人害她。你冇見過凋落的花嗎?”

失去鮮嫩的顏色,變得乾枯、發黑,最終消失無蹤。

半蛇妖感受到了體內程立的憤怒、絕望與最拚命的掙紮。

然而有什麼用?

小人物的命運,就是做棋子。棋子再努力,也逃脫不了掌控。

半妖蛇稍微用了點符咒,程立那一半的靈魂,就慢慢安靜了,失去了反抗的能力。

“程立啊,無儘花是一定要死的。你也一樣,坐騎也要死的。”半妖蛇淡淡笑了笑。

他走到了席蘭廷身邊。

對於席蘭廷,他有無數的怨言。告彆時,他要把這些全部告訴席蘭廷。

“我們一直目標一致的,在你遇到這女人時,就背叛了我。”他道。

用心頭血餵養雲喬,席蘭廷很虛弱,加上他本就有十萬半妖的禁咒加身,半妖蛇花費了點力氣,就掌控了他。

他以為,席蘭廷不會說什麼。

不成想,席蘭廷卻開口了。

席蘭廷冇有看程立,而是側過臉,看向了雲喬的方向:“是,我在人間唯一的目標是恢複神體,擺脫人血。但我遇到了雲喬,推翻了所有的計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