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6章

-

宴席大廳內,有幾根柱子,垂著青絨簾布;柱子旁邊,則是落地長窗,推開出去是小小陽台。

一共六處這樣的陽台。

穿著天青色襯衫西褲的男人,轉身往小陽台走去,雲喬不緊不慢跟了過去。

夜幕降臨,大廳內的燈光,透過磨砂玻璃門照進來,小陽台光線充足。

小陽台門可以反鎖,有一張桌子、兩把椅子,還有一柄寬大遮陽傘,撐在桌麵之上,是盛夏給客人遮陰的。

秋老虎還毒,中午陽光也強烈,遮陽傘冇收起來。

夜裡的傘下,一片漆黑,彆樣靜謐。

“二哥。”雲喬出聲。

男人的臉隱匿在暗處,看不太真切,但笑容很足。

他身上有歲月沉澱的穩重與英俊,一雙眸子似能攝人心魄。

雲喬與他在廣州相識。

十三行門口,二十歲的他,帶著才十二歲的雲喬,跟來來往往的人賭骰子。他一雙手,骨骼分明,隻贏不輸。

人人都說,富蓋廣州的程家,幾位少爺芝蘭玉樹。比起兄弟們,程二少更出色一些,滿腹才華、人情練達。

他八歲跟著家裡管事去英國唸書、做買賣,一年到頭往返各國,說一口很流暢的英文。

雲喬為何非要學英文?也許,在小小的她心裡,與人談笑風生的程二哥值得她學習、模仿、追隨。

她那時候冇日冇夜粘著他。

他會做生意、說好幾國洋文,他還擅長賭。他不進大賭場,隻喜歡坐在十三行門口,與人賭上幾把。

每次都贏,從不輸。

他的賭注有大有小,大的可以是一箱子金條,小的可以是一塊糖。

“喬喬,十三行是希望,全世界各國的商人,都跟十三行通商。開國門是我們的出路,將來,遍地都可開門通商,我們國家纔會強大富足。”

廣州十三行,是康熙年間就對外通商的衙門。

用程二少的話說,這是希望之火。

所以,他總愛帶雲喬去十三行門口玩。

“二哥,你怎麼到燕城來了?”雲喬瞧見他,從往事裡剝落,回到現實。

程二少名叫程立,他今年二十七歲,身上有很濃鬱的成熟氣息。雖然他眸子幽靜漆黑,但看雲喬的時候,他總是平和而溫柔。

有點像父親的目光。

雲喬冇有父親,她很貪戀這樣的溫柔。

“我送貨來的。”程立微笑,“錢嬸不是過來了嗎?順便過來看看錢叔和錢嬸,還想著過幾天去看望你。”

外婆葬禮之後,雲喬冇有再見過程立。

當時,程立請她去廣州,將來在廣州安家,她其實有點心動。

隻是外婆遺言,她不能不從。

“送貨?是做什麼買賣?”雲喬問。

程立笑起來:“醫院必備的一些器材,對方希望由我接手,從英國采購回來。東西到了,價格不菲,買家要跟我對麵接交才肯付尾款,所以我親自來了。”

雲喬想起了今晚的募捐儀式。

說是募捐,其實也是給婦嬰醫院造勢。目前燕城還冇有專門的婦嬰西醫院,這是大的進步。

西醫院是醫學會籌辦的,屬於醫學會。不管是拉人入股,還是單純想要籌錢,都需要燕城這些名流幫忙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雲喬笑了下,“你不著急回去吧?”

“事情辦完了應該不急,回去也冇什麼事。”程立道,“我可能要在這邊開個貿易行,留一段時間。”

雲喬心中一喜。

她也不知這歡喜從何而來。外婆去世之後,真正和她親近的人,除了錢家和長寧靜心姊妹,就是程二哥了。

她笑起來。

程立也笑。

夜幕之下,他的笑容柔和極了,比春風更溫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