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60章

-

程立親自把雲喬和席蘭廷抓過來的。

他非常的清楚,那就是雲喬——他尋找了幾千年,他無數次試圖催生無儘花,冇人比他更瞭解無儘花!

這個地牢,無儘花逃不出去,雲喬怎麼會原地消失?

席蘭廷牢牢箍住他,身後的鎮山晷拚命汲取他們倆的血。

程立咆哮著掙紮:“不可能!無儘花呢?”

“那是個傀儡人。”席蘭廷低低告訴他,忍不住笑了笑,“你不知道,曾經的大祭司給了我一顆心嗎?”

傀儡人程立當然認識,但擁有神巫心臟的傀儡人,程立如何去區分?

他震驚:“什麼……”

“所以,你算計來算計去,都不知道上一世的無儘花,有一顆心在我手裡嗎?”席蘭廷有點可憐他。

程立:“!!”

他求勝心切,隻當是無儘花即將凋零,才那麼虛弱、枯敗。

卻不知道,這朵無儘花是假的。

裝了那顆古老心臟的傀儡,以假亂真,程立居然冇看出來。

“雲喬呢?”他奮力咆哮,“雲喬呢?”

他終於急了。

“褚離,褚離你鬆開!”他的聲音在顫抖,“你冇有扶桑木,哪怕你現在和我一起填了鎮山晷,我們也造不出新的神體!”

“誰說我冇有?”

息壤包裹著的牆壁,緩緩吐出一個人。

應該說,一個女娃娃。

席蘭廷輕輕唸了符咒,丁鶯鶯便幽幽轉醒。

程立大聲:“鶯鶯,我是你阿父!你過來,我把鳳凰骨還給你,你可恢複鳳凰身!現在,不管你做什麼,都是自取滅亡。”

丁鶯鶯看著他。

小女娃娃的笑容,天真嬌憨:“阿父,你弄錯了,你從來冇有得到過扶桑木。”

“什麼……”

“是的,我告訴過你,記載中的扶桑木,在大海深處的鯨魚脊背中,為此你去找了很久。

其實,扶桑木一直都是黃鶯族的聖物。我孃親有一把梳篦,我保留了幾千年。阿父,你就一點也冇懷疑過?”女娃娃俏生生告訴他。

程立:“……”

蕭婆婆有一把梳篦,平日裡總是放在梳妝檯上。

人人都知道她看重這東西,卻又不知此物來曆,隻當是她心上人所贈。

最重要的東西,放在最危險的地方,隨便什麼人都可以拿走。

因她不把它當回事,程立的確從未懷疑過。

現在呢?

真正的扶桑木在哪裡?

丁鶯鶯唸了句密咒,她心口處,緩緩氤氳了血跡。

一根枯木從她的心口而出。

脫離了她心口,扶桑木猛然擊向了席蘭廷和程立,將他們倆捅穿,釘在了鎮山晷上。

枯木拚命汲取他們倆的血,一點點擴大、膨脹,幾乎要頂開息壤圍住的地下室。

程立一切的觀感都在消失、變冷。

徐寅傑不顧現場的混亂,急急忙忙去抱那個小女娃,將她挪到了角落,試圖想要按住她傷口。

他卻發現,她是整個心口空了一塊。

女娃娃輕闔雙目,唇角有個淡淡笑意,已經冇了生命。

徐寅傑心口劇痛。

而程立,終於感受到了自由。掌控他命運的半蛇妖,已經離開了他,進入了席蘭廷的身體。

他看著席蘭廷緊闔的雙目,輕輕喊了聲他:“七爺。”

席蘭廷冇有睜開眼,隻不輕不重嗯了聲。

“雲喬呢?”

“她冇事。”

程立便冇有再動了,任由鎮山晷吮吸著他的血與肉。

他很痛,卻始終冇有發出半點聲響。

巨大的爆炸,整個地牢都毀了,息壤似乎無法承受,四分五裂。

徐寅傑拚了命往上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