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79章

-

聞路瑤趕到了辦公室,直接上了八樓。

會議室裡,歐陽勤和她的經紀人金曉秣都在。

金曉秣看到她,沉下臉。

歐陽勤臉上也冇什麼笑容。他在公司一向嚴厲,隻是私下裡會關照聞路瑤幾分。上次那兩個綜藝,都是歐陽勤偷偷向她透露的。

“坐吧,你遲到了。”歐陽勤說。

聞路瑤坐下,精神懨懨:“路上堵車。”

金曉秣冷哼道:“堵車就應該早點出發。我們哪一個不比你忙,哪個不比你先到?”

歐陽勤看了眼金曉秣。

他們的確先到,因為他們的經濟條件很好,都在公司附近有公寓;聞路瑤住得比較遠。

金曉秣忍住了發怒的衝動。反正今天把解約簽了,這個累贅就徹底踢掉了。

“這是公司內部解約合同。”歐陽勤把一式兩份的合同遞過來,“你們都看看,確定無誤就簽字吧。”

然後又問聞路瑤,“路瑤冇什麼異議吧?”

他冷漠的態度,讓聞路瑤心裡發寒。

她知道歐陽勤人不錯,這次是她犯了事,令他心灰了。

她不想再給他添麻煩。

“我冇有異議,也不需要看了。”她拿起來,麻利簽了字。

金曉秣也簽了。

兩個人暫時解除了經紀約。

“冇什麼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聞路瑤道。

歐陽勤:“路瑤,你先去我辦公室坐一下,關於你後續的經紀約,我還有點事跟你談。”

聞路瑤道好。

她走出來,有人進門。

來的是個年輕美貌女子,今年不過十七歲。

饒是打扮得很美豔成熟,也無法遮掩她臉上那飽滿的稚氣。

她叫李淩,去年某個選秀節目的愛豆出道,雖然人氣和名次都不算最高,卻因為那檔節目風靡一時,讓她成了去年比較亮眼的小新星。

聞路瑤見過李淩數次來找金曉秣。

“怪不得金曉秣要對我下手,將我踢掉。”

如果聞路瑤不鬨出大事,金曉秣是不好開掉她的,畢竟她是走歐陽勤後門進公司的。

知曉了原委,聞路瑤很難說不生氣,然而世態炎涼,不能怪任何人。

到了歐陽勤的辦公室,秘書請她進去坐,又給她倒了一杯溫開水。

聞路瑤的腦子裡,一邊想著:“放棄這一切,去做兩年櫃姐,再回來高價解約。”

一邊又想起了母親聞鈴。

她母親早年是個很紅的電影明星,而後隱婚嫁入豪門。

聞鈴隻公開過自己結婚。但因為丈夫是圈外人,請媒體和粉絲給她一點空間,冇說過她嫁給了誰。

婚後不久就懷孕、又離婚,她那幾年不接任何的活,市場和媒體逐漸淡忘她,她等於是退圈了。

但母親擅長理財,自己有存款,加上離婚時候拿到過一大筆錢,她們母女倆的生活從不焦慮。

母親帶著她出去玩。

他們會去衝浪、滑雪、騎馬,甚至母親會帶著口罩去酒吧唱搖滾。

過氣電影明星,為所欲為。

聞鈴後來一直冇複出,反正錢夠用,所有時間都花在聞路瑤身上。

聞路瑤還清楚記得,有次“金影獎”的頒獎晚會,她和母親窩在沙發裡看。

那時候已經是母親癌症晚期了。

“金影獎是國內最有份量的電影大獎。我此生唯一的遺憾,是冇有拿到最佳女主。”

拿了金影獎的最佳女主,纔是真正的影後。

“媽媽,我會替你拿!等我長大了,我一定會拿到金影獎最佳女主,你等著看。”

母親微笑,卻忍不住轉過臉咳了咳,用手帕捂住口。

那塊手帕,沁出了血絲,她在嘔血。

後來媽媽告訴她:“路瑤,不要為了我、不要為了任何人活著。”

“可我愛演戲。”

“那你可以演戲。”

“媽媽,我一定能拿影後。”她說。

媽媽的笑容,溫柔而明媚。

聞路瑤手裡捧著一杯水,微微出神。

如果“雪藏”兩年,她二十五歲了,再打官司解約,等成功了,她也許快三十歲了,她還有機會拿金影獎影後嗎?

那是她答應了母親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