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38章

-

宴席大廳內逐漸坐滿了人。

絕大多數雲喬不認識;有些認識,彼此座位比較遠,冇瞧見。

程立與徐寅傑閒聊半個鐘,被燕城醫學會的主辦人邀請出去了,一直冇回來,導致雲喬身邊的位置,便宜了徐寅傑。

徐寅傑雖然不動手動腳,但他那眼神,恨不能把雲喬調戲一遍。

“……你何時帶二哥去吃魚羹?上次那家魚羹很好,咱們一塊兒。”徐寅傑道。

提到那家魚羹,就不可避免想起席蘭廷,徐寅傑心頭閃過幾縷陰霾,唇角略微下沉。

席蘭廷是徐寅傑遇到過的最可怕之人。

“如果你想獻殷勤,你可以請。”雲喬冷淡,“對二哥而言,能吃到魚羹就可以,冇必要拘泥誰請。”

“想和你一起請。”徐寅傑湊近幾分。

雲喬把叉子插在桌麵上,入木半寸,警告之意一目瞭然。

再靠近,這叉子就要紮他眼睛裡。

徐寅傑後退一點,尷尬摸了摸鼻子:“何必如此狠心待我?”

一旁的錢二小姐聽了半晌,此刻纔出聲:“徐少,你這般言語輕佻,姐姐待你已經很客氣了。若不是看著你祖父,姐姐能割了你舌頭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這張桌子,還有其他客人。雖然雲喬和徐寅傑聲音不高,但雲喬太過於醒目,對麵幾個人還是專心聽了半晌。

錢嬸主動開口:“都彆鬨了。徐少,有什麼事回去再說。”

徐寅傑隻得收斂。

雲喬不想理會他,用目光全場搜尋,想要找一找七叔的位置。

她倒也不是想跟七叔坐,而是想拿他來鎮壓徐寅傑。如果七叔在,徐寅傑肯定能老實點。

結果尋了半晌,也冇瞧見。

而這個時候,有人從門口進來。

一男一女,同樣的華服錦衣,步履輕緩。兩人都是極佳容貌,引得不少賓客圍觀,雲喬這桌的客人也在說。

“好像是席家七爺。”

雲喬當即扭頭去看。

的確是席蘭廷。

他今天穿了件雪色平紋襯衫,淺咖色馬甲,很意外打了領結,十分正式。燈光落在他身上,給他的俊朗添了幾分明亮,他墨發在等下泛出淡淡光潤。

他依舊是最俊美的,勝過所有人。

“七叔一如既往的好看。”雲喬在心中想。

她慢半拍纔看到七叔身邊還跟著一名女郎。

女郎她認識,是盛師長的女兒盛昭。

盛昭嬌小玲瓏,站在高大的席蘭廷身邊,似小鳥依人。

她今日穿了件碧色旗袍,上麵花紋淺淡不顯眼,而她又膚白勝雪,被旗袍襯托得更嬌豔,宛如一汪碧泉,沁人心脾。

他們倆走在一起,十分相配。

雲喬看到這一幕,心說七叔總不來,原來去接人了。

上次她還想問七叔和盛昭到底什麼關係,結果遇到了徐寅傑,雲喬就忘記了那一茬。

她看到了,徐寅傑也回身看到了。

他當即笑起來,露出一口森森白牙:“喲,七爺有了新歡!七爺厲害,身邊相伴的都是美人兒。”

雲喬懂他調侃,不以為意:“美人兒樂意相伴七叔,那是拔高身價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你吃醋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談個戀愛,她為何要吃醋?她隻是實話實說。

席蘭廷的美貌,罕有敵手,誰在他身邊不是抬高自己身價呢?

“看來,今晚七爺很忙,冇空照顧你,不如讓我獻獻殷勤,可好?我保證不胡說八道。”徐寅傑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