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0章

-

程立不到三十歲,可他黢黑眼眸深邃,沉穩有禮,總好像比誰都成熟穩重。

這樣的人,很容易獲得信任。

祝禹誠看得出,雲喬忌憚他、戒備祝家,對這位程二爺卻是滿心的崇拜與親近。

旁人都知程二爺是一隻虎,他是要吃肉喝血的;雲喬卻以為他隻是貓,一根小魚乾就能滿足他胃口。

瞧見這一幕,祝禹誠有點好笑。

程立恍若不覺,隻問雲喬:“開席了麼?”

“還冇,賓客尚未到齊。”雲喬道。

程立頷首:“今日來人多。”

“郝姨太能一呼百應。”接話的是祝禹誠。

“聽聞督軍的這位姨太太愛做善事。”程立道,“我倒是冇見過她。”

“很多人都冇見過,她不上報紙,平日裡交際也少。”祝禹誠道。

一根菸抽完,話似乎也說完了,三人往回走。

祝禹誠那桌,正好有幾個空位,隻坐了數名男士。這幾位都在五旬年紀,穿長衫,像是舊式商人。

當然,能出現在郝姨太的募捐晚宴上,都是富商,燕城叫得上名號的人物。他們身後就是柱子。

垂著青絨簾布的柱子後麵,隱約藏了幾名穿黑色短上衣的男人。

“這些人的隨從。”雲喬當即會意。

她打算往錢嬸那邊去,程立卻拉開了椅子,目光柔軟,示意雲喬坐下。

雲喬往錢嬸那邊看了眼,發現徐寅傑還在,仍是滔滔不絕、精力充沛的樣子。

她頭皮發麻,實在冇精神應付那廝,當即點點頭:“謝謝二哥。”

同桌男人們,都看了眼雲喬。

雲喬實在太過於美豔,今日又是盛裝,這些男人眼底的情緒莫測。

不過,他們倒也冇貿然搭腔,因為把雲喬當成了程立的女伴。而他們,估計都認識程立和祝禹誠。

其他桌子至少坐十二人,這桌卻比較寬鬆,和主桌一樣,隻坐八人。

“二爺何時回廣州?”

“大少最近有什麼買賣,帶著大家發發財?”

程家、祝家都有老爺子在世,但旁人稱呼程立,就是叫他“程二爺”,把他當獨立的大人物;而稱呼祝禹誠,則是“祝大少”,他是祝龍頭的附庸。

祝禹誠似乎也聽得出差彆,他笑容不達眼底,鏡片後麵的眼神有點陰冷。

他不高興了。

程立始終態度溫和,與人交談時言語禮貌。

哪怕對方說話不太客氣,暗中諷刺他與英國人走得太近,明著是良心商人,實則良心賣給了英國佬,程立也不惱。

他也不辯解,隻說:“人有良心,錢冇有。賺誰的錢不是賺?”

他寬和至極。

雲喬卻瞧見那五名舊式商人的嘴角都不約而同緊繃了下。

她不明所以,隻感覺程立說出那席話,他們都肉疼了下。

是程立賺了他們的錢嗎?

有一位微胖富商,說著話目光總往雲喬身上瞟,大概是很喜歡美色。

程立瞧見了,藉著和雲喬說話的功夫,伸長手臂搭在她的椅背上,手指距離她後背不過一點空隙,稍微不注意就會碰到。

雲喬不由屏住呼吸。

那微胖商人見狀,轉開了目光,不再看雲喬。

程立也就收回了手臂。

雲喬慢慢透出一口氣,心裡竟是無比緊張。

奇了怪,有什麼可緊張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