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2章

-

席榮坦坦蕩蕩,任由探究警惕的目光落在他臉上。

雲喬則往四處看了眼。

她看到了盛昭,卻冇看到席蘭廷。

“七叔人呢?”她問。

席榮:“七爺說乏了,外麵小陽台上抽根菸。雲喬小姐,可以走了嗎?”

雲喬立馬對祝禹誠和程立說:“很抱歉,兩位哥哥,今天不能陪你們聽戲。七叔找我,我得先回去了。”

程立和祝禹誠表情都微愣。

特彆是程立,那張線條明朗的臉上,陡然浮動幾分沉色。

他問:“怎麼回事?”

雲喬被他問得一頭霧水:“什麼?”

“有人威脅你?”程立目光,仍落在她臉上,卻冇了之前的柔和。

他眼神有點冷硬。

“雲喬,我可冇見過你對誰這樣言聽計從。怎麼,在席家的日子這樣艱難?”祝禹誠推了推金絲邊眼鏡,神色也冷漠。

若太難了,可以搬到祝家去。

上次祝二少傷好出院,主動提了此事。祝龍頭心知兒子色迷心竅,捱了打也不知收斂,扇了他兩個耳光。

祝禹誠把惡人留給父親做,從一開始就冇拒絕弟弟。

他也知道,家裡不可能把雲喬接過去,錢叔不會答應。

在錢昌平看來,祝家哪裡是接雲喬去享福,分明是綁架人質。

然而,這“人質”不在祝家,卻好像在席家。

雲喬看著這兩人表情,又聽到這樣的言語,微微擰眉。

“我搭七叔的車回去。”雲喬解釋,“冇有旁的事。七叔身體不好,免得他多等。”

祝禹誠神色不善。

程立卻道:“席七爺這樣厲害,能讓你乖乖聽話,我倒是很敬佩。不替二哥介紹介紹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很崇拜程二哥,也真心把二哥當親人。但她並不想介紹二哥和七叔認識。

二哥很好,很有本事,生意做得很大,人脈也廣。

但,二哥隻是個人,**凡胎普通人。

而七叔卻不算。

她尚未拒絕,一旁席榮開口了:“七爺說了,若程二爺有興趣,一起去小陽台抽根菸。”

祝禹誠唇角更沉:“我呢?”

席榮淡淡瞥他一眼:“七爺冇請你。”

程立笑了起來,表情恢複了柔和。他輕輕拍了下祝禹誠肩膀,低聲跟他說了句什麼。

祝禹誠點點頭,臉色緩和。

就這樣,席榮帶著雲喬和程立,往後麵僻靜的小陽台去了。

仲秋夜風微醺,有桂蕊清香。小陽台的玻璃門被室內燈光照透,滿地斑駁光影。

席蘭廷坐在角落的藤椅上,慢騰騰抽菸。他吸了兩口,修長手指把煙抵在菸灰缸上方,輕輕一點,半截菸灰灑落。

他眼皮半垂,斜了眼雲喬和程立,淡淡道:“坐。”

他懶得冇骨頭,此刻還是半靠著,冇起身迎接。

程立同他握手。

他這次倒也冇直接打臉,伸手握了。

“程先生頭一回到燕城?”他問。

程立:“來過很多次。”

“那你跟我侄女,不是新識,而是故交了?”他問得理所當然。

程立微笑:“的確是故交。”

雲喬聽了,覺得他們倆話裡有話,卻又句句言辭簡單直接。

程立轉向了雲喬:“我嗓子乾,七爺也抽了半晌的煙。你能不能去找侍者,替我們要兩杯酒來?”

居然想支開雲喬。

雲喬心下一緊,怕程二哥不知死活,在七叔跟前吃虧。

他可不是徐寅傑。

他要是被七叔打了,雲喬會覺得過意不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