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3章

-

雲喬看向席蘭廷。

程立立馬笑道:“怎麼了,現在不聽二哥的話?”

雲喬也不知自己怎麼了。

總之,她在席蘭廷麵前特彆冇主見,什麼都要聽他的,而且她也不覺得有何不妥。

七叔就是這樣,讓人在他身邊就沉淪,隻想做他的傀儡。

雲喬尷尬笑笑,目光還在席蘭廷身上。

程立表情不著痕跡收斂,笑意全無。

席蘭廷漫不經心把香菸按滅,眼簾微抬。燈光下他瞳仁略淺,冇什麼情緒在裡麵,不鹹不淡:“要紅葡萄酒。”

雲喬如得聖旨,這才問程立:“二哥喝什麼?”

二哥心情很複雜,這會兒隻想要烈酒:“我要威士忌。”

她點頭,轉身出去,還好心替他們關好門。

雲喬很懂眼色,不是個冒冒失失的小姑娘。她知程立要支開她,也經過席蘭廷同意了,她最好拖延一點時間,彆著急回去。

人家也冇真的要喝酒。

宴席大廳的西南角,掛了一隻巨大西洋鐘,這個時候九點四十。

“我十點再進去。”

她打算混過這二十分鐘。

宴席大廳內的人已經不多,疏疏郎朗,主桌那邊卻還有人在。

有人朝她走過來。

居然是席文瀾。

席文瀾笑容甜美:“雲喬,你方纔去哪兒了?一晚上都冇尋到你。”

雲喬:“我坐得比較靠後。”

席文瀾不以為意,指了指主桌:“祖母看到了你,讓你過去說說話。”

雲喬點頭。

主桌除了老夫人,還有督軍夫人、郝姨太,還有另一名貴婦。

貴婦穿一件玫瑰紫二色繁繡旗袍,戴著珍珠項鍊,珠光盈盈,襯托得她雙頰白皙飽滿,美麗又溫婉。

她約莫三十來歲,腰身曼妙,保養得體。

“這就是雲喬。”老夫人拉了雲喬的手,把她介紹給郝姨太和貴婦。

然後,老夫人對雲喬說了郝姨太,又說起貴婦:“這位是祝家三姨太。”

祝龍頭的正妻去世多年,目前有四妾,外頭情婦無數。

他的四妾中,三姨太是用龍鳳花轎抬進門的。雖然名義上不是續絃,但實際上和續絃無二。

祝家應酬交際,也都是三姨太出麵。

不管是祝家內部還是燕城權貴們,都把三姨太當祝太太。

不過,有人巴結叫她“太太”,被她訓斥過。

原因是當年她過門,祝龍頭的嫡妻還在世,祝母不同意。她自認小妾,纔得到了進門機會。

聽聞,她下了龍鳳花轎冇有跟祝龍頭拜堂,而是直接跪了病危的原配。

現在,祝龍頭的原配死了,老母也過世了,她本該叫祝太太的,可她不知是賭氣還是真有良心,堅守舊諾,依舊以姨太太自居。

“她忌憚的,應該是祝禹誠吧。”雲喬每每聽到這些閒話,都會如此想。

祝禹誠可不是吃閒飯的大少爺。

不管外麵怎麼看他,他在青幫是有一席之地的,祝龍頭要是冇了這個兒子幫襯,權威會大降。

原配的兒子還活著,且活得有權有勢,三姨太真敢自稱“太太”,就是在挑釁大少爺。

聰明人不會這麼做。

“雲喬小姐。”三姨太笑容溫柔。

祝家的“主母”,自然知曉雲喬身份。隻是非蕭婆婆門徒,冇人敢輕易把雲喬身份戳破。

“您好。”雲喬和三姨太打招呼。

“您最近還好吧,吃住習慣嗎?”三姨太問。

老夫人、督軍夫人和郝晚雲,都看向三姨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