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30章

-

“……我隻得到了青龍一半的神骨,還有一半呢?徐寅傑說都炸冇了,可神骨能輕易炸了嗎?”雲喬問。

鶯鶯歎了口氣。

“雲喬,你又繞回來了。”

百年了,雲喬為了證明席蘭廷冇死,找了各種理由。

“一半神骨”這件事,她反反覆覆說過無數次。

她隻有一半的青龍神骨,還有一半怎麼會消失?

鎮山晷既然完成了造神,它又去了哪裡?

說不通。

不可能都變成了粉末,化在水裡。

“唯一的解釋,是蘭廷帶走了鎮山晷、一半的神骨,還有那些神巫血脈。”雲喬道,“可他到底去了哪裡?”

鶯鶯再次歎氣。

雲喬總是這樣自問。

以至於有段時間她精神恍惚,把自己逼瘋。

“還有息壤。”雲喬又道,“息壤我隻是做古銅幣玩,冇重視過。鶯鶯,你說它在這件事裡,到底起到了什麼作用?”

鶯鶯打起了精神。

“很多事,你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。”鶯鶯無奈說,“雲喬,我們都不是神,這些都隻有青龍神他自己明白。”

雲喬依靠著沙發。

她有點疲倦閉上了眼睛:“快一百年了,他什麼時候出現呢?”

“他隻是讓你等一百年,然後就放下過往。”鶯鶯道。

雲喬:“我放不下。”

“他一直讓你結婚、生子,過正常人的日子。”鶯鶯又道,“因為隻有他懂得苦等的艱難,他等了太久太久。”

“他到底等來了。我也會等那麼久。有一日,他也會出現在我麵前。哪怕他不認識我。”雲喬笑了笑。

她彷彿有了點力氣,“到時候我也要像他一樣:我有錢有勢,在他麵前裝腔,讓他喜歡我、琢磨我、暗戀我,像釣魚那般同他玩兩年。”

鶯鶯:“你真記仇。”

“我想起來就恨。那兩年裡,我為了他心動、難過,他躲在後麵看著我一步步深陷。”雲喬說。

鶯鶯:“因為你不記得了。”

“他再次出現,也不會記得我。我要把這筆債討回來。”雲喬笑道。

鶯鶯問她:“你捨得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有點捨不得。”

鶯鶯:你個寵夫狂魔,就知道你下不了狠心。

雲喬又想說程立。

鶯鶯立馬轉移了話題。

程立估計是犧牲了。

半神的兩個半體互毆,程立在其中,隻有做炮灰的份。

可程立的確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。

若不是他,鳳凰骨根本換不出來。半妖體對程立的提防是最小的,大概是他看不起程立,覺得程立冇什麼用。

“……這次回去,想把我那把長刀帶著。”雲喬說。

鶯鶯:“管製刀具過不了海關。”

又說她,“你去混娛樂圈的,帶刀做什麼?”

雲喬:“因為國內不給帶槍。”

鶯鶯:“……”

她有點無奈,像看個熊孩子看著雲喬。

雲喬在紐約住了三天,接到了歐陽勤秘書的好幾個電話,讓她回趟公司,有新的業務安排。

她隻得匆匆忙忙走了。

長刀冇帶,雲喬很是可惜。

這次,她的私人飛機航線正好申請下來了,她終於不需要去擠客機了。

她的私人飛機除了十二個座位,還有臥室和盥洗室,雲喬能舒舒服服睡個好覺,然後起來洗澡換衣裳,清清爽爽下飛機。

這纔是生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