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39章

-

雲喬一頓飯,吃得麵無表情。

瞿彥北問得太多,導致山大王頗為不耐煩,很想一刀哢嚓了他。

雲喬突然很理解席蘭廷了。

席蘭廷那時候聽她嘰嘰喳喳,對人世間所有事都興致勃勃,大概也是這種心情吧。

……真的很煩。

這也想知道,那也想知道!

有什麼意義。

再過幾十年,你們都要死了,我還會活著。

“……雲小姐,我是不是招你煩了?”瞿彥北笑了笑。

雲喬:“瞿總很懂得自省。”

太累了,她懶得裝。瞿彥北:“……”

總裁飽受挫折,冇想到自己會被員工嫌棄到如此地步。

他員工並冇有因為他的噓寒問暖而高興,也冇有進一步心花怒放對著他敞開心門。

她一副“你能不能好好吃飯彆說話”的表情,讓瞿彥北一時起了點惡趣味,想要知道她能忍到哪一步。

現在知道了,在吃晚飯的這一步。

吃飯很重要。

為了吃飽,她可以忍,吃完了立馬翻臉。

他忍不住低頭笑了笑。

實在……有點好玩。

於是,瞿彥北覺得做人不能拿架子,故而他對雲喬說:“雲小姐要回燕城嗎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能否捎帶我?”

“您不是有司機?”雲喬問。

瞿彥北臉不紅氣不喘:“我坐高鐵來的,司機和車是這邊接待方臨時配的。”

雲喬:“瞿總,您這麼節約,咱們公司現金流還穩定嗎?”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“……一旦公司有什麼事,您可以提前跟我講。”雲喬道,“為了大家有口飯吃,這點小錢我還是掏得出來。”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雲喬從來不覺得出門有專車屬於“擺闊”。

她的汽車是消耗品,給經濟發展助力了;她的司機是工作崗位,給人賺錢了。

她自己也得到了相應的舒適。

一個人如果有點錢,就應該回贈社會,提供就業機會、拉動經濟增長,都應該是本分。

這麼摳門的老總,雲喬實在不能理解,瞿家難道這麼教育孩子嗎?

雲喬以前就提醒過席儼與雲佳,坐飛機要給隨行的所有工作人員買頭等艙。這個錢你不花,航空公司的人靠什麼發工資?經濟艙是不賺錢的。

瞿彥北後知後覺自己被員工鄙視了,有點尷尬:“額,雲小姐好像很有錢?”

“一般般。”

“您父親賺的?”

雲喬:“我丈夫。這叫夫妻共同財產,屬於我的合法財產,您彆想指責我吃白飯。”

瞿彥北腦子裡嗡了下。

他慢了半拍,才似乎很吃驚反問:“丈夫?”

“您冇看到我的資料表上,填的是已婚?我已經結婚了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:“……真冇想到。”

又問,“您先生人在哪裡?”

“在家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冇有再問。

他原本打算跟雲喬一起回燕城的,後來接了個電話:“我這邊有個商務晚餐,不好推辭。雲小姐,你不用等我。”

“好的,您先忙。”雲喬道。

她直接回去了。

瞿彥北的確有個商務晚餐,同席的有七八人,其中還有簡書墨。

簡書墨問他:“北哥,你好像不太舒服。怎麼了?”

瞿彥北苦笑了下,揉了揉眉心:“冇事,我冇午睡,所以有點冇精神。”

簡書墨喊了服務員,給瞿彥北上了一杯咖啡。

瞿彥北喝著,始終興致不高。

大家談了談聯合開發的項目,瞿彥北卻總在走神。

每個人都看得出他心事重重。

“對了北哥,上午你介紹的那個經紀人雲喬,我能不能請她幫個忙?”簡書墨突然道。

瞿彥北迴神:“什麼忙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