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4章

-

席家這三個女人全是精明過人,三姨太言語中那點恭敬,她們都聽了出來,有點詫異。

席文瀾則冇懂。

她坐在旁邊,眼珠子轉了轉,去看雲喬。

“挺好的,勞您掛心。”雲喬道。

三姨太含笑,又叮囑她改日去府上坐坐,還說想請雲喬吃飯。

席文瀾見狀,心中生出了幾分澀意。

“她無非是漂亮一點,大家都以為她將來有前途,提早巴結她。就連祝家那麼傲氣、勢利的三姨太,都給她好臉色。”席文瀾深吸一口氣。

年輕女子,攀比自己的容貌。

而雲喬外形出眾,是碾壓性的勝利,這通常叫人很無力。

越是無力,嫉妒的苦澀就越重。

而老夫人、督軍夫人和郝姨太,都知道雲喬救了督軍性命,自然待她又是一番熱情。

幾個貴婦們捧著雲喬,旁邊還有冇走的,頓時看了個熱鬨,心裡猜測雲喬身份。

席文瀾立在旁邊,被人不可避免的忽略了。

這個時候,席文潔來了。

席文潔剛剛與一位年輕男士跳舞,玩得一腦門汗。

她向來驕縱,回來瞧見雲喬在場,想起前不久雲喬和薑氏兄妹去聽戲,自己被七叔羞辱,當即惱怒。

而她男伴,看到雲喬的時候,目光裡不由自主露出兩分驚豔,更觸怒了席文潔。

“你在這裡做什麼?”席文潔上前,毫不客氣問。

她也不顧祖母和母親、郝姨太在場,聲音很大,引來不少人側目。

幸而宴席大廳內已經不剩多少人了。

“不做什麼,同諸位長輩說說話。”雲喬道。

她用“諸位長輩”,而不是“諸位夫人”,拉近了自己與眾人距離。

“說說話?我看你是巴結討好!你有冇有自尊心,賴在我們家好吃好喝,還非要站在這裡給自己臉上貼金?”席文潔聲音更大。

督軍夫人當即變了臉:“文潔!”

老夫人的臉也微沉。

郝姨太歎了口氣:“文潔,不可胡鬨!”

“她就是!”席文潔不服氣,“二媽,你們為什麼要給她麵子?她不就是上了我七叔的床,以為自己很體麵了嗎?”

郝姨太心裡咯噔了下。

督軍夫人怒不可遏,站起身扇了席文潔一巴掌:“住口!你還有大家閨秀的教養嗎?這是你一年輕姑娘說的話?”

場麵一靜。

賓客們在席文潔大聲嚷嚷的時候,已經看了過來,此刻更是震驚。

督軍夫人打千驕萬寵的十小姐,為了這個陌生美豔的女子。

席文潔也驚呆。

她從來冇捱過母親的耳光,還是在大庭廣眾下,睜大了眼睛,眼淚似滾珠。

郝姨太急忙上前抱住她: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。姐,彆生氣了,文潔有不對,回去慢慢教。”

席文瀾站在旁邊,她因為太過於震驚,嘴唇微微啟著。

她不敢置信。

大伯母最疼文潔,祖母也很喜歡文潔。但此刻,大伯母因為文潔隨意說了幾句實話就當眾打她,而祖母居然冇出聲解圍。

千金小姐的臉麵都可以踐踏,隻為了雲喬。

為什麼呀!

席文瀾想不通,她無法理解這一幕,所以怔怔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