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40章

-

“我看網上的資料,你家那位經紀人雲喬,好像跟gb很熟,能借來他們家的高山之韻。”簡書墨道。

瞿彥北聽得出她話外之意。

暗諷雲喬傍金主。

雲喬小小年紀,她能有什麼人脈?如果家庭背景深厚,也不會跑過來做經紀人;戴得起那麼貴的手鍊,肯定有人給她花錢。

“……我不會虧待她的。借出需要多少費用,都可由我來出。我欠她一個人情。”簡書墨笑道。

她欠的人情,不是輕飄飄的一句話。

簡氏做醫療生意的,屬於暴利的幾個行業之一。簡氏這些年風頭很盛,在燕城不輸互聯網巨頭。

簡書墨一向是眾星捧月。

她給誰機會,誰都會感恩戴德,迫不及待想要跟簡氏沾點關係。

雲喬估計也想。

瞿彥北:“你可以自己和她聊聊。”他推了雲喬的微信給簡書墨。

簡書墨加了,但雲喬那邊冇反應。

她再次看向了瞿彥北,讓他幫忙傳個話:“她可能不記得我了。”

瞿彥北的手指,按在雲喬的微信頭像上,半晌才點開。

【雲小姐,上午見過的那位簡小姐,你還有印象嗎?她想請你幫個忙。她是簡氏醫療集團的。】瞿彥北說。

重點點明“簡氏醫療”,是希望雲喬能明白,他是給她介紹人脈資源。

簡氏錢財龐大,能得到簡小姐的一個人情,對一般人都很重要。

包括瞿彥北。

冇有回覆。

直到這場晚餐散場,雲喬也冇回瞿彥北的微信。

瞿彥北向簡書墨道歉:“沒有聯絡上。”

簡書墨心中微訝,同時又莫名有點高興,有心情調侃瞿彥北了:“北哥,你在公司冇什麼聲望啊,員工敢不搭理你。”

瞿彥北:“我不是容不得人的總裁,所以員工們在我麵前不會小心翼翼的。”

簡書墨還是覺得高興。

雲喬給瞿彥北冷臉,可能是知曉分寸,不敢靠近。

瞿彥北晚上回燕城。

過了晚高峰的蘇城,主乾道還是有點堵。瞿彥北坐在車子裡,心中莫名惴惴。

雲喬為什麼不回微信?

是不是回去路上,出了什麼事?

瞿彥北越想越不安,乾脆給雲喬打了個電話。

電話響了幾聲,倒是接了。

他輕輕舒了口氣。

“瞿總,這麼晚了您有事嗎?”雲喬開口就如此問。

時間是晚上九點。

瞿彥北:“雲小姐,你平安到家了吧?”

“是啊。”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“瞿總,現在是下班時間,您的事若非十萬緊急,可以明天上班時間說嗎?”雲喬問他。

瞿彥北被她氣笑。

“你晚上接到了甲方的商務,也這麼回答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甲方的商務送錢。”

“我也發工資。”

“您發的工資,不足以涵蓋下班時間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忍不住低笑。

他的聲音,比自己想象中更溫柔幾分:“雲小姐,我一個小時前給你發了微信,怎麼不回我?我還以為你回城遇到了事。”

“我回城冇事的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在社會摸爬滾打了十餘年的人,雲喬的未儘之言,瞿彥北都聽懂了。

作為社畜,請老闆不要在非工作時間打擾她。

如果老闆的微信內容不關乎工作,她不會多看一眼,更加不會回覆;被老闆當麵質問,她也可以直接忽略過去。

瞿彥北感受到了她的冷漠。

他也冇繼續這個話題,打算隨便閒聊幾句,然後就掛了電話。

這個時候,瞿彥北的話筒裡,傳來不太清晰的年輕男聲:“還在打電話嗎?”

是雲喬身邊的聲音。

雲喬捂住話筒,說了句什麼,纔跟瞿彥北道回聊,掛了電話。

瞿彥北腦海裡卻不停回想那個聲音。

很好聽的聲音。

這麼晚了,有男人在她家?

她丈夫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