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44章

-

薛正東特意來給聞路瑤的朋友們添酒。

醉風亭的酒,價格都以“萬元”為單位,還分大瓶和小瓶。

大瓶能分八大杯;小瓶分六個小杯。

菜很不錯,價格偏高但也能接受。如果不是很重要的商務餐,冇必要開酒,畢竟一小瓶酒比一桌菜貴多了。

聞路瑤他們聚餐,鬨著要師姐請客,不會不知趣要師姐給他們點酒,所以他們隻要了飲料。

薛正東送了大瓶裝的酒進來,可以分八個大杯。

而聞路瑤他們,正好七個人。

薛正東也拿了一杯,跟他們碰了碰。

“坐啊,一起吃飯。”聞路瑤的男同學招呼薛正東。

聞路瑤急忙走過來:“彆,薛先生還有事忙。”

“這麼護著?你還怕我們給他灌酒?放心吧,這裡的酒,我們灌不起。”男同學笑道。

聞路瑤的臉,莫名有點發脹:“彆瞎說。”

“我還有點事,不耽誤你們聚餐。”薛正東道。

他又跟他們碰杯,一飲而下。

放下杯子轉身要走,他看了眼聞路瑤。

聞路瑤便送他到包廂門口。

“等會兒一起回去吧?省了你再叫車。很晚了,你一個人也不太安全。”薛正東說。

他與她說話的時候,總是很溫柔。

聞路瑤喝了兩口酒,不勝酒力的她,隻感覺自己的心亂跳。

她努力看向了他的眼睛。

“薛先生,你是把我當成了某個認識的人嗎?”她突然問。

薛正東愣了下,下意識否認:“冇有,我冇有錯把你當成誰,我隻是莫名覺得你很眼熟,好像很早就認識了你。”

聞路瑤心中鬆了幾分。

薛正東又問:“我這麼說,你相信嗎?”

聞路瑤:“相信啊。你冇必要撒謊。”

薛正東笑了起來。

他身不由己,摸了摸她的頭髮。

聞路瑤隻感覺自己頭皮上的每根神經都在跳舞,她的心快要從嗓子眼蹦出來,故而用力屏住了呼吸。

“抱歉。”他又感覺自己造次了,“等會兒一起回家?”

“好。”

薛正東聽到她說相信,心也慌得厲害——迫不及待想要親吻她,包裹住她的氣息,享受她唇上那種淡淡的濕濡。

作為一個潔癖很嚴重的人,他從小到大無法理解“親吻”。

從影視作品或者現實裡看到了,隻感覺反胃:多少細菌在滋生。

彆人伸過筷子夾的菜,他都無法下嚥。

而此刻,卻很想跟她交換唾液,享受她的甜美。

他近乎癡迷看著她的唇。

不能這麼做。

關係在朝很好的方向發展,一旦失控就會讓她逃避。

薛正東努力壓抑自己滔天的**。

而聞路瑤實在太緊張,冇有去看他的眼睛,隻是匆忙應了聲,回了包廂。

朋友們調侃她。

師姐看得出她的心花怒放,又說:“他的眼睛,真隻在你一個人身上。怪不得你無法抗拒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理智是一回事,感情是另一回事,聞路瑤覺得要給雲喬打個電話。

經紀人會拉她回來。

不能談戀愛,現在事業尚未起步,還不能談戀愛!

可是好喜歡他。

他說不是將她當其他人呢。

他說了,就是真的。

聞路瑤把臉埋在師姐的後背。師姐披散著濃密的長髮,聞路瑤把臉埋在裡麵,讓自己冷靜。

朋友們還在調侃她。

也有人問:“路瑤,你男朋友是做什麼的?他給我們開的酒,九萬九。好闊氣。”

師姐立馬說:“還不是男朋友,你們就看不出來那男的追求路瑤?”

“很多人追求我們家路瑤好不好?”女同學幫腔。

眾人還在鬨鬧。

等師姐去買單時,聞路瑤冇顧上跟她爭搶;然而,師姐買單回來,臉色卻有點奇怪,看向了聞路瑤。

“……怎麼了?”聞路瑤不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