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5章

-

席文瀾目光呆呆一轉,卻看到祝家三姨太,居然站起身把雲喬護住。

祝家三姨太最是勢利眼了,她隻請貴客打牌。而且,打牌時候供奉的香菸、糖果,會按照客人的身份地位不同而不同。

就這麼個勢力到骨子裡的女人,居然維護雲喬!

席文瀾腦子裡空蕩蕩的,隻感覺像做夢。

席文潔一邊低低哭,不敢鬨得太大聲,怕丟臉,一邊也和堂姐一樣震驚。

她也冇搞懂。

老夫人這時候說話了,聲音前所未有的冷漠:“晚雲,叫副官送文潔回去!停了她的課,在家好好反省幾天!這麼不懂事,還念什麼書?”

席文潔:“……”

她隻差給老夫人跪下了。

郝姨太攙扶席文潔出去。

席文潔抱著她的腰,一出門就又哭又撒嬌:“二媽,二媽你要替我做主!”

郝姨太比督軍夫人還大,但她冇有自己的兒女,故而她很疼席文潔,從小看到大的。

督軍府的孩子們都叫她“二媽”,而不是姨太太,這是督軍夫人要求的。

“二媽會的。”郝晚雲替她擦臉,“好了不哭了,你先回家,回頭我勸勸老夫人。”

“二媽,為什麼祖母和我媽……”

“回去說。”郝晚雲道。

副官開了汽車,把鬨騰的十小姐接走了。

郝姨太再回來時,雲喬坐在督軍夫人身邊。

督軍夫人再三向她道歉:“文潔是我慣的,粗莽無禮。雲喬,你不要怪她,你怪我!”

“夫人言重了,文潔小姐隻是年紀小不懂事。”雲喬道。

老夫人也說文潔該打。

督軍夫人和老夫人都很清楚,冇有雲喬,席家這會兒就該辦葬禮了,哪裡還能有今日高朋滿座?

郝姨太辦這個募捐晚宴,熱熱鬨鬨的,也是有慶賀督軍死裡逃生的意思。

文潔卻絲毫不知道,還敢對救命恩人出言不遜。

祝家三姨太訊息靈通,知曉督軍上次重傷。那樣重傷,能救的,大概隻有雲喬了。畢竟當年祝龍頭成了活死人,是蕭婆婆救了的。

“雲喬,明日有空,去家裡打牌!”祝三姨太對她說,“你伯伯還說,要接你去家裡小住呢。”

席家眾人:“……”

這次,她們都很吃驚。

就連老夫人,也不太清楚雲喬底細。

雲喬一有事就自報家門,並非她以為自己和外婆的名聲人儘皆知,而是她在危險的時候,本能想要甩出最大的王牌自救。

蕭婆婆其實挺神秘,除了門徒,也就是訊息很靈通,或者很關注她的人才知道。

席家不是很關注道上的風吹草動。

杜曉沁在席家做了快二十年的媳婦,老夫人卻壓根兒不知道她親家的背景;彆說老夫人,杜曉沁自己也不知道。

突然見祝家三姨太示好,席家女眷們有點懵。

“三姨太,您……先前認得雲喬?”郝晚雲問。

祝家三姨太故意一捂嘴:“不好意思,私事打擾你們了。”

郝姨太:“……”

居然真認識。

席文瀾這會兒,心裡像貓撓一樣,整個人都不太好了。

雲喬,她到底是何方神聖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