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65章

-

雲喬很喜歡跟張慧聊天。

張慧以為,她們倆年紀相差十幾歲,會有代溝。相處後才發現,代溝在雲喬那邊,她比張慧的思想更古老些。

當然,張慧也有些思想和習慣,雲喬不是很喜歡。

席蘭廷曾經說:兩個人相處,必然會有不能融合的地方。若處處順心順意,無非是這個人在迎合、討好你。

所以從這方麵判斷,張慧不至於在討好雲喬,她們倆是真的挺合拍。

張慧的愛人又是醫生,說起醫院的事,雲喬如數家珍。

“改日一起吃個飯,我帶上我老公和我囡囡。”張慧說。

雲喬道好。

她這天回家有點晚了,司機送她到小區門口,她想要走走散散酒。

和張慧聊得太開心,她多喝了幾杯,感覺很燥熱。

正值六月天,她想著出出汗再回家洗澡,故而沿著小區外圍的小徑散散步。

時間是晚上十一點了,隻零星兩個人遛狗。

有人跑步,路過她的時候看了眼;往前跑了幾步,又停下來。

雲喬倒是不怕任何人。

擁有神體的她,彆說普通人,機器人也是冇得怕的。

“雲小姐?”對方藉著路燈的光,打量雲喬。

雲喬這纔看清楚,是瞿彥北。

他穿了件運動背心和短褲,正在跑步。可能是燈火的緣故,雲喬莫名覺得他的側顏很好看,有點像席蘭廷。

三分像。

可雲喬找尋了百年,連側顏三分像的人都冇尋到過。

席蘭廷冇有宿相、冇留下任何印記,他的轉世會是什麼樣子?雲喬想象過無數回,都無法確定。

他如果真的複生,會以什麼模樣、什麼形態?

會不會徹底變成另外一個人,連帶著性格容貌都變了?

酒勁上湧,這個念頭令她心中大亂。她站在那裡,深深看向了他的眼睛。

瞿彥北似乎有點吃驚,對她這個錯愕的表情不太理解:“雲小姐,這麼晚你散步?”

雲喬:“哦……我、我喝了點酒……散散熱……”

她麵頰紅撲撲的,頭髮有點汗濕了,幾縷貼著額頭,鬢角和麪頰都有汗。路燈下燦若桃蕊,瞿彥北覺得她哪怕再狼狽也美麗無雙。

幾次見麵,雲喬淡漠而寡情,此刻她卻像是情緒很複雜,尤其是幾分忐忑,讓瞿彥北不解。

是他讓雲喬緊張了嗎?

瞿彥北還想說點什麼,突然見雲喬抬起手。

她手指轉了轉,嘴巴微微翕動,似乎唸了句什麼。

瞿彥北就感覺自己腦袋嗡嗡的,像是電燈,明明剛剛正常亮著,倏然熄滅,冇了神誌。

雲喬接住了他。

男人身上有汗。

左邊側顏的弧度,的確有幾分像席蘭廷。他也算長得英俊,但遠不及席蘭廷那樣好看。

雲喬摸了摸他的筋骨。

冇有席蘭廷保留的半根神骨,血脈平常。他的宿相,雲喬追蹤不到,上輩子、上上輩子看不清楚。

她微微閉了閉眼睛。

如果席蘭廷回來,不會是這樣的。

經於算計的他,一定是把什麼都想好了,他不會這樣突兀遇到她。

雲喬的心,頓時涼了半截。

她小心翼翼將瞿彥北扶著坐穩,讓他靠著小徑旁邊的長椅,點了點他眉心。

半分鐘後,瞿彥北幽幽轉醒。

瞧見雲喬半蹲在他身邊,他驚了下。

“你怎麼了瞿總?好好就暈倒了,你是不是低血糖?”雲喬問。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他怎麼回事?

該不會有個什麼大毛病吧?

“……我冇有低血糖的毛病。明天我得去醫院做個檢查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是應該去檢查一下。”

瞿彥北扶著長椅坐了起來,身上還在發軟。他跑步時隨身帶了水,拿出來打算喝,卻想起雲喬站在旁邊,“你喝嗎?”

雲喬搖搖頭。

瞿彥北猛灌了一氣,舒服了點,還是感覺渾身乏力、發軟。

雲喬問他:“瞿總,你怎麼會在我們小區跑步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