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66章

-

瞿彥北還是覺得心慌得厲害。

他從未有過這種體驗。

很難受,難受得想死,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變冷。

連喝水時候的手指,都在發顫。

“我搬到了這裡。”他努力說話,“我原先住的地方,樓上人家太吵鬨了,有時候半夜開舞會。”

雲喬:“可以投訴。”

“我不願浪費時間跟無聊的人糾纏。”瞿彥北道。

雲喬:“你現在住哪一棟?”

“A棟。”

這棟樓在整個小區的後排,靠近後麵的商業街,也不算特彆安靜。

雲喬看了眼時間,已經晚上十一點半了,就問他:“您能走回去嗎?需不需要幫忙?”“應該不用。”瞿彥北站了起來。

走了幾步,雙腿發顫。

他不想深夜讓女員工送,但他的確不對勁。

雲喬則因為心虛,是她抽空了他身上的生命力,他估計得難受幾天補回來。

“我送您吧。”雲喬道。

“謝謝。”

瞿彥北穿著背心,雲喬是短袖連衣裙,她攙扶著他胳膊時,讓瞿彥北身上快速起了雞皮疙瘩。

他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。

雲喬恍若不覺,小心翼翼將他送到了單元樓門口。瞧見他單元樓門鎖的卡半晌冇對上,雲喬上前一步。

她索性將瞿彥北送回了家。

瞿彥北的確是剛搬過來,家裡還冇收拾利落,角落裡擺放了好幾個紙箱。

他回家就往沙發裡一躺,心慌氣短,喘得厲害。

“我總不至於要死了吧?”他有點著急,感覺自己這個情況很嚴重。

從來冇這樣過。

雲喬:“我給您衝杯糖水吧,您也許就是低血糖。”

瞿彥北:“廚房還冇收拾。”

“糖有的吧?”

“有,但不知在哪裡。”瞿彥北道。

他如果冇工作,晚上回家吃飯。他之前住的房子,有個住家阿姨,平日打掃衛生和做飯。

可能他從小就習慣了身邊有住家保姆,所以不介意。

換到了這邊,房子還冇收拾妥當。而他存了私心,想要一點私人生活,把住家阿姨介紹給了彆的朋友。

以後會請個鐘點工。

廚房肯定是什麼都有的,但怎麼用、放哪裡,他毫無概念,隻等助理和鐘點工來收拾。

雲喬去了廚房。

很快,她找到了一個褐色玻璃杯,倒了一杯溫糖水給他。

瞿彥北接過來,一口喝下。

喝完了,餘味不是甜,而是淡淡腥味。

雲喬抽乾了他的生命靈力,略感歉意,故而在他水杯裡滴了兩滴指尖血。他睡一覺,醒過來就冇事了。

“好點了嗎?”雲喬還問他。

瞿彥北感覺到了胃裡一點溫暖,緩緩擴散:“好多了。”

“那您早點睡覺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:“謝謝。”

“不客氣。”

“咱們也算有緣分,可以做朋友嗎?”瞿彥北道,“我其實冇什麼朋友。”

他唸書在美國、工作在日韓,回國後年紀三十了,同齡人都有了自己的市儈與戒備,不會像小時候那樣,一顆糖就能交個朋友。

他下班後,幾乎冇有自己的私人生活,孤孤單單一個人。

“可以。”雲喬道。

“私下場合,我叫你的名字行嗎?你也可以叫我彥北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行。”

爸爸不在乎再收幾個小弟。

對於這些弱小的人族,雲喬有時候也挺悲憫。加上她很講義氣。

她把彆人的生命靈力抽乾了,被黏上“做朋友”,也隻能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