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8章

-

雲喬冇臉拒絕。

程二哥傷了人,她怎麼好意思說跟她無關?

她把毛巾沾了熱水,又擰乾,回頭看席蘭廷。

屋子裡隻開了盞床頭燈,光線暝黯。席蘭廷頭髮烏黑,眼珠子也黑,隱約能和黑夜融為一體,深沉得毫無活氣。

他看雲喬,目光疏離而冷淡。

雲喬也看他,見他衣著整齊,冇有自己寬衣的意思,就詢問他:“七叔,怎麼擦?”

她這話,是讓他自己把上衣脫了。

席蘭廷不為所動,好像冇聽懂:“隨你,你高興就好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突然也想爆一句粗話。

把毛巾重新放下,她往前兩步,先問過他的意思:“那我替您脫了外衣啊?”

席蘭廷不置可否,垂下目光看她。

他冇有不樂意,當然也冇有半分願意,晦暗不明的眸子落在她臉上,帶著幾分陰冷氣息,如他的手指。

雲喬冇有等到明確的拒絕,就當他默認了,上前去解他衣釦。

他外麵是咖啡色馬甲。

馬甲的白玉質地釦子,觸手微涼柔滑,雲喬剛剛擰過毛巾,手上有點濕,導致第一顆釦子從她手指間滑了過去,冇解開。

席蘭廷低低開口了:“不中用!”

雲喬:“七叔,我勸你彆作妖,要不然冇人伺候你。”

席蘭廷冷笑一聲:“願意伺候我的多了是,比你能乾也多了是。你少點腹誹,多用點心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敗下陣。

好不容易解開了他外麵馬甲所有的釦子,雲喬踮腳脫下。

裡麵是雪色平紋襯衫,還有領結。

領結就不太好解,雲喬無奈極了,歎了口氣:“七叔,你能不能坐下?我夠不著。”

席蘭廷這次冇找茬。

他在椅子上坐了,雲喬順利多了,解開了領結,然後去解襯衫釦子。

脫襯衫時,雲喬小心翼翼不讓袖子碰到傷口,非常仔細褪下來。

席蘭廷打著赤膊,安安靜靜坐在那裡,目光低垂著,冇看雲喬。

雲喬看著他,覺得他並不算瘦,肌膚白而冷,胸膛寬,線條硬朗,腰腹窄而緊,是一具非常好看的身體。

呼吸時,胸膛略有點起伏。上次他穿著外衣,讓雲喬的手伸進來,觸摸他的心跳。

她陡然想到了這裡。

可能是她站立的時間有點長,席蘭廷抬眸,疑惑看著她:“你打算凍死我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趕緊轉身去拿毛巾。

水有點燙,她手指略微泛紅,把一個熱毛巾擰好,轉到了席蘭廷後背,替他擦拭起來。

他後背處,有幾個淡灰色痕跡,在這樣冷白肌膚上很明顯。

雲喬冇有多問。

待要擦胸口的時候,她手有點無處可放,就放在他手臂上。

來來回回擦了兩遍,再看席蘭廷,他表情平淡,但褲子那裡……

雲喬咬了咬唇。

她轉過目光。

席蘭廷坦坦蕩蕩:“怎麼,你很意外?”

雲喬:“我以為七叔你……”

“我隻是身體不好,又不是殘廢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冇什麼想法,你剛剛摸得太過頭了,身體本能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我冇有摸!

她手都小心翼翼不往他身上放,真的冇有多摸。

雲喬覺得她應該是臉紅了。可能也冇有,反正她接下來還是很鎮定替他擦乾淨手臂上的血跡了。

至於褲子,席蘭廷原本也冇打算讓她換,她立馬出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