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94章

-

事情至此,已經遠遠超過了雲喬的預計和掌控。

新開的超話,一夜間人氣暴漲。

這個超話裡湧進來幾個CP圈內大佬,她們之前是磕男男的,不知怎麼就看中了雲喬和程元。

這幾個人會寫、會作圖、懂話術會忽悠,又有見識,知道雲喬身上每一件單品的來曆——雲喬的衣裳首飾,都是非常有名的設計師工作室私服,對外出售價格很高。

她跟他們關係好,甚至給他們的工作室投錢,雲喬還有不少奢侈品集團的股份。

很多設計師會把自己新款的設計送給雲喬,她肯穿就是設計師的榮譽。當然雲喬會給錢。

她的觀念還是那句話:有錢就要花。

這些奢侈品集團你不養,他們怎麼賺錢?普通人脈是養不起的。今後你還想穿私人設計的服裝,去哪裡找?

想吃梨,就要栽梨樹。這樣,不僅僅你可以吃到,市場上其他消費者也可以。

這是福澤大眾的好事。

她的生活一直這麼過的。隻不過,民國時期的裁縫鋪,變成了現在的設計師工作室而已。

但是,突然間被人扒拉,價格表都標註在她照片旁邊,引來數不清的網友感歎:好有錢、好奢侈。

雲喬頻頻蹙眉。

好似她自己站在陌生人麵前,一件件指了自己的穿戴:看我這個值多少錢、那個值多少錢。

——真是要多低俗就有多低俗。

“蘭廷要是還活著,看到這些,估計會笑一笑。”她一開始很生氣,後來有點走神。

情不自禁想到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一定會當笑話看。

“太太穿金戴銀呢。”他肯定會這麼調侃雲喬。

他也許還會說,“我就知道,有一天給你做身衣裳要花大價錢,養太太好費錢。”

雲喬莫名眼睛發澀。

她關了電腦,走到窗邊抽菸。

她不怎麼抽菸,因為不喜歡。隻是菸草的味道,會讓她想起席蘭廷。

席蘭廷抽菸,卻因為自身非凡人的緣故,身上不難聞。

世間萬物難在他身上落下痕跡,故而指腹間隻有淡淡的菸草氣,很快消失,唯有樹木的味道。

今晚雲佳不在,她跟朋友出去玩了,雲喬一個人發呆,神色落寞。

“瞿彥北他到底是不是蘭廷的轉世呢?”雲喬問自己。

她內心深處知道答案,“是”的可能性不大,極其渺茫。

但絕望的人,就是會去抓渺茫希望。

雲喬拿起了手機,已經是淩晨兩點。

想打個電話給瞿彥北的,想和他聊聊,進一步讓自己死心。

但正如鶯鶯所言,假如最終的結果是“否”,她該怎麼麵對瞿彥北?

瞿彥北喜歡她,她看得出來,她也不在意。

她在人世間行走,因她的容貌符合絕大多數人族的審美,人族對她美貌的貪戀多如牛毛,她習以為常。

人族從上古時期就貪慕神巫的容貌,這是刻在他們基因裡的。

不僅僅男人,有些女人也喜歡她。

她早已冇什麼感覺,完全不把這種事當一回事。

可若她主動招惹,後果她就要承擔。

確定真不是的那天,瞿彥北又該多失望?這就是兩難境地。

不接觸,永遠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;接觸了,否麵的結果是造成她和瞿彥北兩個人的痛苦,他們倆恐怕都難以接受。

“我該怎麼辦?”她輕吐雲霧,“蘭廷,你當年是怎麼熬過來的?如果再遇到你,我一定會對你很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