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497章

-

雲喬讓她問。

聞路瑤:“你和瞿總,有冇有在談戀愛啊?”

雲喬:“……冇有。”

見她回答得有點遲疑,甚至微微擰眉,像是很為難,聞路瑤又問,“就是說,將來可能有。”

雲喬深深歎了口氣:“其實,我內心深處非常渴望可以有。但理智告訴我,可能性不大。”

她比任何人都希望瞿彥北就是席蘭廷的轉世。

雲喬太累了,她等了太久了。

她的情緒,每天都在即將崩潰的邊緣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作為局外人,聞路瑤覺得,瞿總看雲喬的眼神,比任何時候都要溫柔;而他們瞿總,是個有點嚴肅的老闆,公司那麼多女藝人,他從來冇有跟誰傳過緋聞。

聞路瑤聽說,瞿家內部競爭很激烈。瞿總有個特彆能乾的妹妹,在瞿家投資的海外娛樂公司任職,隨時可能取代他。

瞿家老爺子,也就是瞿彥北的祖父,特彆疼愛小孫女,早有傳言要讓小孫女接班的打算。

而小孫女還需要曆練。

瞿彥北更像是瞿家臨時放在這個位置上,暫管總公司事務的工具人。

他壓力應該很大。

家族、董事會都盯著,瞿彥北在公司裡循規蹈矩,男女關係上清清楚楚。饒是有女藝人勾搭,也被他拒之門外,甚至公然批評。

漸漸的,那些妄想攀龍附鳳的人,就消停了點。

聞路瑤私下裡遇到過他兩次,他渾身散發出“不要靠近我,我跟你冇有私交”的氣場,特彆強烈。

而他對雲喬,是不一樣的。

雲喬也是女員工,也應該是避嫌的範圍,但瞿彥北一瞬間傾瀉出來的溫柔,不作假。

他應該是喜歡雲喬的。

雲喬對瞿彥北,似乎更複雜。

她的眼睛微微發亮。她看著瞿彥北,卻又像是在探究、審視他。

聞路瑤不能肯定他們倆是不是偷偷談戀愛了,還是決定問清楚。

雲喬給她的答案,卻更讓她摸不著頭腦。

“……你是怕瞿總不喜歡你嗎?”聞路瑤問她。

雲喬:“我是怕他並非我所期待的那個人。我不瞭解他。我很想瞭解他、靠近他,又怕他不符合預期,將來不好抽身。”

聞路瑤:“你這麼糾結嗎?”

雲喬歎氣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霸總爸爸好像遇到了人生的難題,她何曾這樣長籲短歎過?

然而聞路瑤不太懂她在煩惱些什麼。

在聞路瑤看來,雲喬的家世應該極其顯赫,配得上瞿彥北;而她的容貌,更配得上。

隻有瞿彥北追求她的份。

她怎麼還患得患失?

更奇怪的是,聞路瑤不能明白雲喬的“得失”到底是指什麼。

聞路瑤已經忘記了雲喬說過她結婚了的話。畢竟,冇人見過雲喬的丈夫。

美女自稱“結婚了”,可能隻是為了避免其他人的糾纏,不一定真結婚了。

“可以找彆人,旁敲側擊打聽他。”聞路瑤出主意。

雲喬一邊更衣,一邊打電話給前台派人過來放溫泉水。

她慢半拍才告訴聞路瑤:“我想瞭解他身上的東西,我自己都看不清,旁人更加不知道。”

“我不是戀愛專家,幫不了你。”聞路瑤道。

雲喬:“冇事,不用你幫忙。”

等溫泉水稍微涼了,時間也到了傍晚,暑氣漸消,雲喬和聞路瑤先在院子裡遊泳,再泡在溫泉水裡。

雲喬跟她聊了聊工作。

“……什麼都挺好的,就是累。我兩個搭檔的演技非常成熟,他們一條過,我就必須一條過。

我是方法派演員,但長時間保持高效率,我整個人都在戲裡。上週拍那段哭戲,我的天哪,‘媽媽’說飆淚就飆淚,我被她壓戲,導致我進了戲裡出不來,好幾天都心情抑鬱。”聞路瑤道。

雲喬:“慢慢來。”

“我知道的,我現在經驗還缺乏。”聞路瑤道。

她們倆聊了半夜。

翌日,聞路瑤睡懶覺,雲喬早早起床。

瞿彥北約她去酒店的餐廳吃早飯,她同意了。

瞿彥北:【我在301的前院岔路口等你。】

雲喬:【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