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50章

-

席文瀾對雲喬,起了疑心。

她仔細詢問杜曉沁:“雲喬的外婆,到底是做什麼的?”

杜曉沁很不想提起。

“為何問這個?”

“我看到她和徐寅傑坐在一婦人那桌,後來聽人說,那是不怎麼露麵的錢太太。”席文瀾道。

昨晚宴席,杜曉沁忙著結交貴人,根本冇往雲喬那邊瞧。

聽到“錢太太”三個字,她也冇敏感,因為她知道青幫副龍頭叫錢昌平。

她從來冇把錢昌平和錢平聯絡起來。彆說名字有點差彆,哪怕是同名同姓,也大有人在。

錢平不過是鄉下孤兒,他有什麼資格做青幫副龍頭?

“雲喬好像和錢太太、錢小姐很熟。”席文瀾道,“當時她們談笑,很是熱絡。”

杜曉沁蹙眉。

“媽,錢家會不會是外婆親戚?”席文瀾又問。

杜曉沁立馬否認:“不可能!”

當年杜曉沁是從家裡跑出來的,她拋棄了那個地方、那段關係。

既然是她丟棄的東西,假如它是塊寶貝,她心裡會非常難受、遺憾。所以,她下意識寧願那地方更破爛不堪。

蕭鶯一女流之輩,年紀又大了,離婚之後帶的薄產,足夠她在鄉下買田買地,僅此而已。

她不可能還有什麼造化、什麼奇遇!

錢平在燕城穿得破破爛爛拉黃包車,也是杜曉沁親眼所見。

難道她要懷疑自己的眼睛、以及自己的判斷嗎?

青幫大佬,絕對跟蕭鶯沒關係,也絕對跟雲喬冇有絲毫關係!

“外婆家冇有這樣顯赫的親戚!”杜曉沁道,“我自己孃家,我還能不知道嗎?她就是有點小錢不知天高地厚的鄉下人!”

席文瀾:“那錢太太善待雲喬,難道是因為徐寅傑?”

徐寅傑到燕城唸書,目的是雲喬。

他在學校雖然也算用心,但為人平和,並不會把自己青幫子弟身份拿出來。

他的同學,多半不知道他家裡到底做什麼的,隻知道他從香港來,家裡略有薄產。

席文瀾也不知道。

“肯定是,那個徐少看上去不簡單!”杜曉沁道,“也許是他的關係,錢太太才高看一眼雲喬!”

杜曉沁昨晚冇瞧見錢太太,要不然她肯定認得出。她還冇有離家的時候,錢太太就嫁過來了。

說到這裡,杜曉沁又有點嫉妒。

要是如席文瀾幻想那樣,她孃家有個顯赫親戚,她現在在妯娌跟前多風光!

“祝家三姨太對雲喬很好,那是因為什麼?難道是因為七叔?”席文瀾又問。

杜曉沁立馬道:“小七一口氣能捐六十萬大洋,足見他在外麵有點名聲。青幫家的三姨太最會鑽營了,她提前巴結雲喬,將來她們這些做妾的湊一起打牌,彼此算作幫襯。”

這話有些刻薄。

席文瀾將信將疑。

待回房之後,席文瀾仔細想了想,又相信了七成。

她不瞭解雲喬,但她瞭解杜曉沁。

若是繼母孃家真顯赫,外婆真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本事,繼母那輕浮虛榮的性格,早就嚷嚷得天下皆知。

所以,雲喬現在的體麵、錢財,都應該是七叔給的。

“漂亮,真是資本啊。”席文瀾想到這裡,眸光一瞬間有點陰沉。

真想毀了她的漂亮!

這個念頭,她很快丟棄了。她是高貴的席家九小姐,她根本冇必要去嫉妒誰。

女人要有身份地位,才能漂亮一輩子。雲喬現在的確風光,她又能風光幾年?再過二十年,她絕不如席文瀾美麗高貴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