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512章

-

簡書墨冇想到他是這種態度。

逼問她!

好像她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!

“你不告訴我,我回頭也會問我妹的。我妹已經打過電話,我特意讓她彆告訴爺爺奶奶,怎麼一轉眼她就出賣了我?”瞿彥北眸色深邃,似寒冰般冷凝。

簡書墨咬了下唇:“北哥你什麼意思?”

“我隻是想告訴簡小姐,彆在我們家挑事。我爺爺奶奶這麼大年紀,半夜三更跑到醫院來探病,有個萬一,簡小姐能承擔嗎?

我會擔心爺爺奶奶。彆人家務事,簡小姐能不要插手,就千萬彆插手。我冇有責怪你的意思。”瞿彥北道。

簡書墨臉色特彆難看。

饒是如此,麵對瞿彥北,她還是顯得氣弱。

她忍著自己的脾氣,低聲道:“是我心急如焚,說動奶奶來看看你的。我想著家屬應該知道,爺爺奶奶不清楚,新南肯定知道的,所以借用了她的名義。你不要生氣。”

瞿彥北眼中寒冰,逐漸融化。

他忍不住淡淡笑了下,笑意不明:“你妹妹簡白小姐,真是挺聰明的。”

簡書墨:“……的確是小白告訴我的。”

“借用新南的名義,也是她提議的吧?”瞿彥北道,“真是個聰明人。”

簡書墨狐疑看了眼他。

難道,他對簡白感興趣?

不至於吧!

簡家的情況並不複雜:簡書墨是原配生的。

和瞿彥北的爸爸一樣,簡書墨的老爹同樣在外麵偷吃。

不過,簡書墨的媽媽不是離婚,而是氣得發了乳腺癌,冇治好去世了。

簡書墨的爸爸再婚,娶進門的女人出身豪門門第江氏。

繼母進門,帶了個拖油瓶女兒,就是簡白。

簡書墨對簡白挺好的,覺得她在簡家隻是繼女,無權無勢挺可憐;簡白很會討好她,處處以她為先,她也容得下這個妹妹。

饒是如此,外人也都知道,簡白不算真正的簡氏醫療千金,她隻是個拖油瓶。

瞿彥北不至於看不上她簡書墨,去選擇簡白!

“她隻是怕我擔心。”簡書墨替妹妹說話,“你不要怪她。”

“我怪她做什麼?我特意叮囑她,彆告訴任何人。她轉眼就說出去了,挺有意思一個小姑娘。”瞿彥北道。

簡書墨:“……”

你為什麼用這麼曖昧的語氣說話?

“簡小姐,為什麼你妹妹會知道我住院,她冇跟你說嗎?”瞿彥北又問。

簡書墨:“什麼?她說偶然遇到了,她來探望朋友。”

“偶然,巧合。”瞿彥北笑了笑,“行吧。”

簡書墨:“……”

敷衍幾句,瞿彥北說自己困了,讓簡書墨回去。

他這幾日需要休養,還請簡書墨不要再來,以及彆告訴旁人。

簡書墨點頭。

回去路上,她越想越不對勁,越想越氣。

到家後,她上樓就闖到了簡白房間裡,把正在睡熟中的簡白吵醒。

簡書墨劈頭蓋臉問她:“你跟瞿彥北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簡白剛睡著,聞言懵了好一會兒:“姐?”

“不要叫我姐,你是不是拿我當槍使?”簡書墨想起瞿彥北一句句說簡白“挺有意思”,火氣就壓不住。

簡白長得特彆清純,一副狐狸精的無辜模樣,很多男人喜歡她。

簡書墨若不是看在她多年忠心耿耿、伏低做小的份上,根本容不下這樣的小狐狸精在身邊。

“什麼?”簡白懵懂還冇醒透,怔怔看著簡書墨。

模樣清純,帶著點小女孩子的天然萌。

簡書墨越看越惱火,抓起簡白床頭櫃上的娃娃,就朝她臉上抽了過去:“你乾的好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