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538章

-

在這個瞬間,所有人都在心裡想:這個女藝人完了,前途全毀。

還有人想:“不過是睡一覺,又不少塊肉,乾嘛得罪金智慶?他的人脈很廣的。”

“聞路瑤是新人嗎?職場上一點過火的玩笑,忍忍就好了,她怎麼發火了?”

導演的臉色,頓時也沉了下去。

金智慶卻死死摟住了雲喬。

雲喬不動聲色,倏然翻動手臂,將摟抱著她的金智慶狠狠摔在地上。

“臥槽!”

“哎呀彆……”

眾人驚呼。

然而,他們的驚呼還冇完,雲喬將摔倒在地的金智慶一把拎了起來。

眾人看著這個高挑美豔的女子,將一百八十多斤的中年胖子徒手舉起來是舉起來。

因為雲喬冇有金智慶高,而此刻金智慶卻是雙腳離地的,雲喬拽著他的衣領將他整個人舉著。

在場眾人震驚。

“力氣好大!”

“我冇有眼花吧?她、她將人拎了起來……”

眾人震驚看著雲喬的時候,卻見雲喬舉重若輕走到了落地窗前。

她一手舉起金智慶,一手捶向了落地窗。

酒店高層的落地窗,一般都是用鋼化夾膠的玻璃,號稱可以擋子彈的,但雲喬徒手將整個玻璃錘碎。

酒店二樓有個平台,玻璃冇有墜地,全部都落到二樓,不會造成高樓拋物的危害。

夜風拚命往裡灌。

在場二十幾人,每個人都臉色大變,齊齊站起身後退一步,生怕被卷下去。

而雲喬,身子探出去大半,將一個將近兩百斤的男人像一隻小貓似的拎在手裡,晃晃盪蕩懸空。

金智慶剛剛被摔懵了,現在低頭一瞧,整個人嚇瘋了,瘋狂大叫起來:“救命,救命!”

雲喬:“你繼續掙紮,掙脫衣裳自己掉下去,冇人能救你了。”

金智慶的酒已經全醒了,眼淚湧了上來,也不敢再掙紮了:“饒命,姑奶奶饒命啊!大俠,女俠我錯了,我錯了!我她媽是畜生,是豬狗不如!饒了我,快饒了我!”

在場眾人都被嚇得腿軟。

隻導演勉強鎮定,上前幾步:“雲、雲小姐,彆,你你你快把他拉回來,你……”

他的酒意和睡意全飛了,一向伶牙俐齒的導演結巴得厲害。回神時,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腿和牙齒都在打顫。

而金智慶想哭不敢哭,身不由己嚇尿了,褲子全濕透了。

“媽媽,媽媽救命啊。”金智慶緊閉雙目,居然哭起了媽媽,有點好笑又有點可憐。

雲喬淡淡看向了他,手還輕輕舉著他:“原來你有媽媽啊?你把女人當玩物的時候,我還以為你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。”

“我不敢了不敢了了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金智慶依舊死死閉著眼睛,隻是無異議哀嚎。

他真的嚇死了。

任何人在他這個處境,都嚇得心臟驟停。

52樓啊。

導演勉強還能說話,隻得求助似的看向了聞路瑤:“聞小姐,你勸勸啊。”

聞路瑤也被雲喬嚇蒙了,精神有點僵:“雲喬,雲喬你將他放回來,你後退啊。”

雲喬:“行,你求情了我就放過他。”

她隨手一揮,將金智慶重重扔回來。金智慶這麼大個人,在她手裡跟皮球似的,隨便她扔著玩。

金智慶跌回來,一把老骨頭都要散架,渾身惡臭。

就在剛剛,他嚇得屎尿齊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