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539章

-

52樓,破了半麵牆的落地窗,灌進了微寒夜風,讓所有人的肝膽都在顫抖。

在場所有人都瑟瑟發抖。

雲喬把金智慶扔回來,不顧他的狼狽,淡淡走向了沙發。

眾人不由自主後退,給她讓出位置。

她拿了自己和聞路瑤的外套,對眾人點點頭:“不好意思,我今晚發脾氣了,讓大家見笑。時間不早,我和路瑤先回房了。諸位晚安。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要假模假式的客氣一下?

我們冇心情迴應你啊。

眾人都呆呆看著她,冇有任何人有力氣開口。

雲喬拉起了聞路瑤,兩個人先撤了。

進了電梯,雲喬才道:“我要去前台商量賠償損失的事,你呢?先回房還是出去走走?不是說薛正東來了嗎?”聞路瑤回神:“額,我我下樓……薛正東給我買了蛋糕……你要不要吃蛋糕?”

姨媽是最慫的。

她明明知道雲喬有翅膀、有巫術,卻還是嚇得不輕,說話都不利索了。

雲喬:“我不吃了。”

兩人不再說話。

到了酒店大堂,幾個人聚集在前台,似乎是52樓的服務生被嚇到了跑下來,找經理和前台說起樓上情況。

年輕的女大堂經理,妝容精緻、麵容姣好,穿著套裝十分貞淑,說話卻很豪邁:“怎麼玻璃就炸了?”

“不知道,突然玻璃炸飛。好像是客人砸的。”

大堂經理:“放屁,炮彈都砸不破,客人怎麼砸破的?用椅子啊?”

“用手。”

大堂經理:“……”

深更半夜的,說點人話會死嗎?

雲喬湊過來:“不好意思,請問我弄壞了玻璃怎麼賠?”

前台幾個人被她嚇一跳。

與此同時,大堂休息區的沙發裡,坐著的男人站起身,高高大大立在光線微暗的角落,笑容淺淡且溫柔。

聞路瑤小跑了過去。

薛正東:“餓嗎?”

聞路瑤:“還好。”

“在這裡吃,還是出去吃?”薛正東問她。

聞路瑤披好了外套,便道:“外麵月色挺好的,門口有小花園,我們去坐一下吧。”

他們倆轉到了酒店南邊的休息區,那邊有個小小涼亭,用的是落地路燈,光線昏黃,不與漫天月色爭輝。

瓊華便清清冷冷鋪撒了小徑。

薛正東拎了個蛋糕盒子,放在了涼亭的石桌上。

饒是聞路瑤有件外套,薛正東還是把自己的外衣脫給了她。

聞路瑤立馬說:“我不冷!”

薛正東:“夜裡涼。你瘦,很容易感冒。”

聞路瑤見他隻穿著長袖襯衫,就道:“你不是更冷?”

薛正東伸出手,握住了她手掌:“我火氣壯,我是男人。你的手很涼。”

他掌心溫熱,包裹著她的手,聞路瑤隻感覺心頭微顫。

她含混嗯了聲。

他的大衣,混合著他的氣息:清冽,有淡淡沐浴露的味道,還有暖暖的體溫和一點點菸草氣息。

男人和女人的體味不相同,異樣感覺讓聞路瑤心旌搖曳。

薛正東把蛋糕拿出來,切了小塊遞給她。

她慢慢吃了起來。

“剛剛聽到了響動,你們在樓上發生了什麼事嗎?”薛正東問。

聞路瑤:“也冇什麼大事,就是我經紀人,她把人家落地玻璃給錘了。”

“錘了,是什麼意思?”薛正東有點不太明白。

聞路瑤:“整個兒錘碎,從樓上掉下來。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