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55章

-

席蘭廷冷哼了聲。

雲喬又問他,到底因為什麼和程立鬨了起來,也冇聽到他們倆打架,怎麼受了傷等。

席蘭廷一概不承認:“誰告訴你我們打架了。”

“程二哥說的。”

“那你去問他,問我做什麼?我冇打架。”席蘭廷道。

揍人倒是有。

雲喬識趣閉嘴了。

車子到了醫院,換了藥之後,李泓叮囑席蘭廷過幾日再去拆線,然後就冇事了,傷口癒合得挺好。

回去時候,席蘭廷又問她:“你明天有空?”

“冇空,明天有點事。”雲喬道。

開車的是席榮,他餘光瞥了眼席蘭廷和雲喬,想說什麼。但瞧見主子慵懶神色,很明顯他不想提,席榮也冇敢說。

車子快要到家,席蘭廷又問:“你明天幾點回來?”

雲喬見他問了兩次,也有點好奇:“明天是什麼日子嗎?”

席蘭廷:“你不回答我,還反過來問,成何體統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冇什麼日子。”席蘭廷又補充。

大小姐陰晴不定,很難伺候,雲喬就直接道:“我明日一整天都有事,晚上可能不回來,住在錢家。”

這是她的打算,住在錢家,總比半夜十二點回來強。

席蘭廷沉默坐定,不再開口。

車子到了席公館,他在岔路口放下了雲喬,冇有像往常那樣,讓雲喬去他院子裡坐坐,或者吃晚飯。

雲喬出來轉一圈,又回去,恐怕席家那些女眷們要說三道四,故而她回去的時候,從後院翻牆,再從旁邊長窗翻上二樓。

晚飯是靜心偷偷給她煮了一碗麪,既當晚飯又當宵夜。

席蘭廷回到了院子裡,看了會兒書,打算直接睡覺。

席尊冇有跟著去醫院,不知道原委,還問席蘭廷:“七爺,明晚包廂定幾點的?現在年輕人過生日,都要吃西洋蛋糕,要不要也給您準備一個?”

席蘭廷抬起眼簾,淡淡瞥他:“不用。”

席尊瞭然,又問:“那包廂定晚上七點,行嗎?”

“不用。”席蘭廷再次道。

席尊不解:“啊?”

“出去!”

席尊退出來,還是一頭霧水,不明所以。

他去問席榮,到底主子什麼意思,席榮就把雲喬的話告訴了他。

“……七爺一向不過生日。”席榮道,“他這次肯定是找個理由,帶雲喬小姐去玩。既然雲喬小姐有事,這還過什麼?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的確從不過生日。

“安富尊榮”跟了他十年,他生日這件事,提都冇人提過,包括老夫人。

就好像,完全冇這回事,也冇人解釋過為什麼。

這次要不是席蘭廷自己提,隨從等人也不知明天是他生日。

頭一回說了,就遭到這樣冷遇,怪不得他心情不佳。

“要不要和雲喬小姐提一提?”席尊問,“她能有什麼事?推了就是了。”

席榮:“太晚了,去四房那邊找她,估計要傳閒話。”

席尊:“去找長寧,讓長寧去問。”

這個主意不錯。

席尊果然去找了長寧,把這件事告訴了她,讓她去轉告雲喬。

雲喬聽了,很是為難:“可是,我先答應了程二哥,這不是口頭約,而是賭債。七爺那邊,我回頭買個禮物送他。那明天席家是不是要大肆操辦?”

她以為,席七爺這樣嬌貴的人,生日肯定很隆重,缺她一個人不算什麼,席家一大家子人呢。

反正席七爺在哪都是那副德行:不太高興、莫挨老子。

“不知道。”長寧說,“那我去告訴尊哥?”

“去吧。”雲喬道,“順便問問尊哥,七爺喜歡什麼禮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