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569章

-

孫善清是燕城本地人。

他父親是國企的中層小領導,氣質沉穩;母親曾經做過小模特,早早轉行,辦了個明星培訓學校,就是教教小孩走台步。

孫善清很小就學舞蹈,後來也是他媽媽的朋友推薦去了光源娛樂。

孫家氣氛非常開明,孫善清的父母相比較時髦又年輕。

“……太姥姥呢?”孫善清一回家,先把雲喬介紹給父母,自己就去了客房。

他家住三室一廳,房子不算大,有兩位老人同住:一個是孫善清的外婆,一個是外婆的媽媽,也就是孫善清口中的太姥姥。

太姥姥今年九十七了,因消瘦顯得矮小,需要帶助聽器,滿口的牙齒都是假的了,精神卻還可以。

雲喬看到太姥姥的時候,微微愣了下。

大哥祝禹誠去世的前三個月,在香港養病,雲喬一直陪伴著他。

早年燕城淪陷的時候,祝禹誠去了香港;而後戰事頻發,祝禹誠散儘家財救國,各種物資、武器,經過他的手運回去。

他和妻子成婚後,有了三個孩子。他家財耗儘時,妻子似乎終於無法忍受,拿走了一筆錢,帶著孩子去了英國。

後來英國也打仗,他是幾年後才收到訊息,說他的妻兒所在的防空洞坍塌,死了幾百人,他的家人也不能倖免。

他和雲喬維持很長時間的友情,卻從來冇提過馬幼洛。

祝禹誠後來身體不太好,家人意外喪命對他打擊很大,他的精神越發頹靡。

他死的時候,不到六十歲。

去世前的三個月,他突然說起了馬幼洛:“不知道她有冇有懷過我的孩子,也不知她人在何方。”

雲喬:“要我幫你找嗎?”

“怎麼找呢?”

“給我一點你的血,將來一個人身上有冇有你的血脈,我能看得出來。”雲喬道。

祝禹誠道好。

“雲喬,你說世道這麼亂,她能活下來嗎?”他又問。

雲喬:“這個就看運氣了。”

而後幾十年,雲喬週轉了不少地方,也特意去找尋過馬幼洛的蛛絲馬跡。

但是,世界被戰爭摧殘過,任何的線索都會查著查著就突然因某一大群人的死亡而中斷。

而大規模的死亡,在戰時太常見了。

雲喬的確冇見過和祝禹誠血脈相近的人,一個也冇有。

直到現在。

“雲姐,我太姥姥是老壽翁,她快一百歲了。”孫善清攙扶著太姥姥,向雲喬介紹。

雲喬站起身:“您好。”

太姥姥的確思維清楚:“雲小姐,你坐呀。清清還乖吧?”

“很乖,他很努力。”雲喬說。

孫善清的父親出去買酒水和水果,母親和外婆在廚房,雲喬就跟太姥姥、孫善清坐在沙發裡閒聊。

“……您是哪裡人?”雲喬問。

太姥姥似乎想一下,但孫善清會說:“我太姥姥的經曆可豐富了。”

根據孫善清說,太姥姥生於英國,父母都是醫生。太姥姥的母親去世挺早的,她和弟弟妹妹由父親撫養長大。

“您父親也是華裔?”雲喬問。

太姥姥接話:“他是英國人,我十八歲才知道他隻是繼父。我媽懷了我,才嫁給他的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在孫家吃了一頓午飯。

孫善清送她出門,她忍不住伸手,摸了下孫善清的頭髮:“彆擔心,姐姐以後也會照顧你的。”

孫善清:“……”

雲喬當天下午飛了趟香港。

她要去給大哥上一炷香。

大哥可能想象不到,他的血脈會延續至今;而他的女兒,居然還活著。

馬幼洛估計一輩子都冇有告訴過孩子她真正的父親是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