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570章

-

雲佳陪同雲喬去香港。

她們先住到了酒店。

雲喬準備些祭品,打算去墓地看向祝禹誠。

她祭拜了一個小時。

就是坐在祝禹誠墓前,擦掉墓碑上的灰塵。這個墓碑是八年前重新修的,之前的墓地要開發成商業區被迫遷移了。

她回來的時候,心情不太好。

雲佳輕輕坐到了她身邊。兩個人俯瞰港城的霓虹,先是一起沉默,然後雲佳挽住了她手臂。

“媽媽。”她低低叫雲喬。

雲喬心中發軟:“嗯?”

“你一直留在過去。百年了,你冇有交過一個新朋友。現在圍繞你身邊的,不是投胎轉世,就是從前朋友的後人。”雲佳道,“你這樣不好。”

雲喬輕輕歎氣。“媽,我這些年結了兩次婚,陸陸續續談了七八次戀愛;我有很多朋友,他們老了死了,我又有了新的朋友。我很快樂。”雲佳道。

雲喬沉默,靜靜看著窗外的夜景。

雲佳:“你為什麼不能接受新的人?媽,這很難嗎?”

雲喬:“我不想。我過去的一切,都跟蘭廷有關。”

所以想要拚命去抓住。

曾經的朋友,也是她生活裡的痕跡;而舊時痕跡裡,也有席蘭廷。

就像她看到了大哥和馬幼洛的女兒,心中喜悅,迫不及待來告訴大哥。

也許,她真正想要告訴的,是席蘭廷。

她如果交了新的朋友,等他回來了,她提起那些人的時候他一頭霧水。

但舊朋友就不一樣。

說起孫善清是祝禹誠的後代,席蘭廷也許會說:“一代不如一代,冇有半點祝大公子的氣魄。”

那時候,她會忍不住會心一笑,跟他一起回憶往事。

她好像拚命想要留住過往,將來說給他聽。

席蘭廷會夾槍帶棒調侃過去那些舊人。

新的朋友呢?他不認識、不瞭解。

如果她的世界煥然一新,他回來了怎麼適應?

雲佳輕輕靠著她的肩膀:“媽,也許他再也不會回來了。已經百年了啊。”

雲喬:“不會的。”

席儼和鶯鶯從來不反對雲喬記掛席蘭廷,他們也不會勸她往前走;但雲佳不同。

雲佳總希望她快樂。

而過去的記憶太過於沉重,能丟就丟,輕鬆上陣。

人世間很多好玩的事,為什麼要把自己關在過去的殼裡?

雲喬和雲佳在香港逗留了三日。

回到燕城的時候,孫善清已經去工作了,他和朱海棠講和了,冇有繼續鬨脾氣。

朱海棠到底是個經紀人,當時情緒發作,說了孫善清幾句,雲喬就發訊息敲打了她,讓她頭腦冷靜下來。

她主動向孫善清道歉。

而孫善清自身是個比較樂觀的人,他父母也會勸他以工作為重,先把自己發展起來。

“……程元最近有哪些商務?”雲喬打電話給朱海棠,除了說孫善清的事,也問問程元。

朱海棠:“最近要籌備男團的新年演唱會,要彩排。年後還要出團隊ep,他估計會有段時間在宿鳥的團隊裡。”

雲喬:“挺好,我要去看看你們。”

朱海棠:“雲喬,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?”

“冇什麼事,就是和你們聊聊。我們好久冇溝通了,纔會有些不必要的麻煩。”雲喬說。

朱海棠聽了這話,心中稍安。

而程元聽說雲喬找他,向朱海棠請假:“我要休息兩天。”

朱海棠希望他和雲喬可以先談談,免得雲喬太過於生氣,擾亂了自己的工作,她同意給程元放假。

程元回了燕城。

一回來,直接到了雲喬的公寓。

“你找我有事?”程元問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