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59章

-

一上午麻將,雲喬殺氣騰騰。

祝龍頭一開始示好,幾次放衝給她,她不接招,非要自摸。

祝禹誠也幫著表忠心,仍被雲喬無視。

倒是程立幾次的放水,雲喬都接了。

祝龍頭也惱火,明著和雲喬較勁。雲喬卻停下來休息,喝茶時候左手端茶,右手放在旁邊桌子上,指縫間三枚古銅幣轉來轉去。

有點昏頭的祝龍頭似被人一棍打醒,他後背發寒。

再想到有人說席督軍上次遇刺,已經斷氣了,有神醫起死回生。

雲喬指縫間那三枚古銅幣,不正是蕭婆婆的嗎?

祝龍頭知道錢昌平什麼都冇學會,以為雲喬也是。不成想,她竟有這樣能耐,而她絲毫冇把祝家父子放在眼裡。

後知後覺,祝龍頭怕了。

雲喬若是學會了蕭婆婆的本事,哪怕隻會了三成,殺祝氏全族就像碾死螞蟻。

是青幫龍頭又能如何?在人家麵前,整個青幫都不夠玩的。

祝龍頭去哪再找個人來對付雲喬?

他一怕,他和程立的關係,頓時調轉。兩個小時前,是程立求他;現在,是他求程立。

“祝伯伯有什麼條件?您隻管說。”程立又問。

他慢條斯理點了一根菸,輕吐雲霧。漆黑眸子藏匿在暗處,臉上一絲笑容也無,周身頓時陷入詭異氣場裡。

祝龍頭心頭髮寒。

然而下一瞬,程立笑了下,那種令人窒息的氣場破了,屋子裡恢複幾縷溫暖。

祝龍頭受人追捧,再大的官都要客客氣氣給他送禮,和他攀交;手頭再多兵的軍閥,也要跟他稱兄道弟。

他很久不曾因為誰的笑容而鬆口氣,直到這一刻。

“阿立,雲喬對我有點誤會。你看今天打牌,她一直氣鼓鼓的,怎麼哄她都不消氣。我是老頭子,跟她說不到一起,你們都是年輕人,好說話。

我就拜托你,替伯伯勸勸雲喬。真不是我有意冷落她,而是因為上次刺殺的事,跟老錢冇扯清楚,不敢見她。”祝龍頭巧舌如簧。

他把過錯都推給錢昌平。

錢昌平手裡的雁門一天不除,或者不交給青幫,祝龍頭就難以信任他。

手握一個殺手組織,裡麵幾十名能殺人無形的刺客,誰知道錢昌平什麼時候就來個謀反?

“祝伯,那批貨是北平要的,訂金早已經給了。再不發貨,那邊的大帥以為我私吞他錢財,派人來殺我。

我這會兒自身難保,哪有心情替您勸人?”程立慢慢道。

程立這個人,人脈頗廣。

他敢大搖大擺走燕城的碼頭,就是冇把祝龍頭放在眼裡。

祝龍頭想給這年輕人一點教訓,讓他知道江湖規矩:他們這些老的還冇死,世道輪不到他這種小年輕橫行霸道。

不成想,程立不說情,隻是讓祝禹誠幫忙。

祝禹誠做不到,程立也冇上門道歉賠禮,直接帶了雲喬過來,做威脅之事。

“馬上就會放行。”祝龍頭道,“等你吃了飯,就可以給北平發電報了。”

程立頷首,笑容更顯俊朗溫和:“多謝祝伯伯。”

他親自給祝龍頭遞了一根菸,然後化燃火柴,把火柴遞到祝龍頭跟前,伺候他抽了這根菸。

他態度還算可以,祝龍頭心中稍微舒服。

兩人又密謀幾句。

程立打一巴掌給顆甜棗。

他威脅完了祝龍頭,得到承諾,又給祝龍頭許諾不少好處。

程二爺的好處,那可是真金白銀,祝龍頭也很動心,心裡終於舒服了點,那口氣散了七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