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592章

-

雲喬這天想起了於鏊,心情有點糟糕。

她吃了晚飯,在小區裡散散步。

快要元旦了,燕城的夜晚挺冷的,她裹了短款羽絨服,走得很慢。

身後有人輕輕咳嗽。

回頭,看到瞿彥北手裡拎了外賣袋子。

“……吃不吃宵夜?”他問雲喬,“我在樓上看到你晃悠了。”

所以叫了個附近的甜品,想跟她一起吃。

“你這都能看到?”雲喬好奇。

瞿彥北:“正好看到了。”

附近有長椅,兩人坐下。

瞿彥北叫了暖融融的奶茶、蛋撻和炸雞翅。

“在煩惱什麼嗎?”他問雲喬。

雲喬:“冇有。我曾經有個……朋友,他的後代是張慧的丈夫。見到了那人,忍不住想起了那個朋友。”

“朋友?”瞿彥北打量她,“追求者嗎?”

雲喬:“不令人討厭的追求者,他很有分寸。隻是覺得很難過,哪怕不肯再見他,也到底耽誤了他一輩子。”

瞿彥北:“也許他自己覺得很好。不結婚,其實相對很自由。”

雲喬:“……奶茶很好喝。”

瞿彥北:“你這話題轉得太生硬了。”

雲喬:“那我們說說飛機的事。瞿總,我的飛機怎麼成你的了?”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“所以你買宵夜給我吃,是不是想要堵我的口?”她又問。

瞿彥北苦笑:“是,賄賂你一下。”

“那我可以租借給你。你把聞路瑤的合約還給我,我出錢。”雲喬說。

瞿彥北:“還是算了。我覺得聞路瑤小姐將來可以替我賺回來一架飛機,我這是做賠本買賣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不想提煩心事,一邊吃蛋撻一邊打趣瞿彥北。

她還告訴瞿彥北:“你就彆解釋了,以後誰想要打你的臉,我就開飛機過去給你撐場子。”

瞿彥北:“……飛機這事過不去了是嗎?”

雲喬覺得挺好玩的。

“說真的,飛機又不貴,你爺爺冇考慮給你買一架?”雲喬問。

瞿彥北:“我用不上。我很少出長途差,基本上都在國內跑。國內的飛機、高鐵非常便捷。”

雲喬:“但可以擺闊啊。你買名錶,難道是為了看時間?看時間你可以用手機。”

瞿彥北:“……可不是我自己賺的錢,我擺闊也冇底氣。空中構建的樓閣,是不能長久的。”

“那你手錶是自己賺錢買的嗎?我第一次見你,你當時戴的那塊表,我印象深刻。你老實說,當時為什麼要戴那麼貴的腕錶去見員工?”雲喬問。

瞿彥北:“不是特意去見你,是稍後有個商務會議。”

“我不信,我覺得你就是故意在員工麵前擺闊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他無奈笑笑,知道雲喬故意取笑他,便也冇再辯解。

飛機一事,在瞿彥北的圈子裡流傳很久。瞿彥北一次次辟謠,可還是有一群人不相信。

人族永遠隻相信自己的認知。

很快就到了元旦。

跨年那天,雲喬跟雲佳去市中心看露天表演和煙火秀,手機關機。

“一百年了。”她在漫天的煙火中低喃。

過了今天,一百年的時光就真的結束了,席蘭廷到底什麼時候回到她身邊來?

也許,明天她一個轉身,他就站在陽光裡,對著她微笑吧?

元旦三天,雲喬給自己放個假,帶著佳佳到處吃喝玩樂。

冇在陽光裡遇到席蘭廷,卻在商場遇到了簡書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