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13章

-

雲喬回燕城的前一晚,鶯鶯跟她一起睡。

兩人並肩躺下,關了燈,任由窗外稀薄路燈的光從視窗照進來,室內溫暖。

鶯鶯說起瞿彥北:“他和程立的氣質很像。”

雲喬:“的確。”

“他已經三十歲了吧?”鶯鶯問。

雲喬:“是的吧。”

鶯鶯:“他的生命左不過五六十年,很短的。我活了太久,有時候一個等待要幾千年。和漫長的時光相比,五六十年一眨眼的事了。”

雲喬默默看著天花板,外麵的虯枝被風吹過,又被路燈照射進來,在天花板形成淺淺影子,隨風而動。

她心中想起了程立。

鶯鶯的聲音稚嫩,語氣卻那般篤定而溫柔,對她的心事也瞭如指掌:“你對程立有愧嗎?”

“有。”

“所以,你不反感瞿彥北,除了希望他是蘭廷的轉世,也是覺得他有點像程立,下意識心疼嗎?”鶯鶯又問。

雲喬:“是的。”

鶯鶯沉默了片刻,“我如果覺得很寂寞,也會成親。你我雖然並非人族,也會渴望溫暖。有時候,無比渴望一個親近之人的擁抱。”

雲喬好奇:“除了魏海正,你成過很多次親嗎?”

鶯鶯:“六次。”

雲喬:“並不多啊。”

幾千年的時光裡,隻十分之一的歲月有人相陪。

雲喬已經孤單了一百年,她快受不了了。

“因為每任丈夫去世之後,會很長時間去懷念。我選擇的每個人都很好。嫁給魏海正,是為了他身上那點神巫血脈,他是唯一一個我不曾動心的人。”鶯鶯說。

所以,丈夫去世,中間會空上幾百年。會覺得很難熬,然後會慢慢遺忘,再淡然記掛著他。

“……有一個人,我深戀他,還去找過他的轉世。隻可惜,轉世的人特彆糟糕,從此我就不犯傻了。”鶯鶯道,“雲喬,你遇到的每一件事、每一種事情,我都經曆過。你可以來問我,我會告訴你正確的路。”

“那現在正確的路呢?”

“如果你不愛瞿彥北,僅僅是有愧,可以陪伴他,但不要嫁給他。”鶯鶯說,“如果他一直單身,願意和你作伴,你和他都不算辜負歲月。

如果他中途無法忍受了,去找彆人結婚,那是更好的結果。總之,一旦你無感情卻和他在一起了,往後的日子你會很空虛。這種空虛比寂寞更難熬,你甚至會希望他早點死。”

雲喬:“你對魏海正是這種感覺嗎?”

鶯鶯:“……是。還有第一任丈夫的轉世,迫不及待想要結束。五六十年很短的,雲喬,哪怕你對瞿彥北再愧疚,時間也會很快過去的。”

雲喬不再說什麼了。

她後來想,她要對瞿彥北很好。辜負程立的,恐怕再也無法彌補;而她內心深處,總有遺憾。

這是她一個人的遺憾,不是程立的。

程立回來的希望很渺茫,雲喬想要對另一個人寄托她的內疚。

除了婚姻,她可以給瞿彥北很多東西。

她和瞿彥北迴程的時候,專門聊了聊。

“我還是會等他的,不能接受你的感情。”雲喬對他說。

瞿彥北:“會躲著我嗎?”

“不會。”

“會容許我的暗戀嗎?”他又問。

雲喬:“……會。”

瞿彥北:“謝謝。對我而言,這就足夠了。”

“你如果執迷不悟,錯過了今生的幸福,你死的時候我會拘住你的魂魄。下輩子,我送你一個好的命格,比今生更好。”雲喬道,“我也會在你死的時候告訴你:你這些固執是多麼不值錢、多麼可笑,輕若鴻毛。”

瞿彥北:“你說這些話也趕不走我。唯一能讓我走的,是另一個人牽走了我的心,而不是你使勁傷害我。人會得斯德哥爾摩綜合症,你越是對我不好,我會越沉迷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們人族不要把“犯賤”分那麼多類,還給它取各種病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