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16章

-

這一變故,令人震驚。

雲喬和蔣寧站得位置比較遠,又是站在工作人員後麵,不敢打擾他們工作,不像江少站在導演身邊。

他扇司徒筠那一巴掌,聲音極其清脆,整個拍攝b組眾人都聽到了,大家心中咯噔了下。

打完了,他去抱住痛哭的呂鹿鹿:“彆怕。”

呂鹿鹿哭得更傷心了。

蔣寧率先一步衝過去,扶住了司徒筠。

司徒筠對這一變故有點懵。她是被打得有點發暈,半晌耳邊都嗡嗡,麵頰牽動著的半邊頭顱都在隱隱作痛。

蔣寧扶住了她,怒指江宜天:“你憑什麼打人?”

呂鹿鹿不哭了,淚眼婆娑。

江宜天更怒:“她先推鹿鹿的!媽的,一直嫉妒鹿鹿,拍攝時候使壞,賤人!”

蔣寧:“你……”

他很想衝上去,跟江宜天打一架,司徒筠卻眼疾手快摟住了他的腰。

“怎麼,你還想打人?你是個什麼東西……”江宜天氣焰囂張。

“啪”的一聲,將江宜天的聲音打斷。

不知從哪裡竄出來的雲喬,狠狠甩了江宜天一巴掌。

劇組眾人:“……”

江宜天也被打懵,耳邊半晌都有鳴音,他震怒:“你敢打我?”

“你是什麼金枝玉葉嗎?我不僅僅要打你,我還會打死你。”雲喬冷冷道。

她生得太豔,冷漠時候也絕美,故而氣場強大無比,讓呂鹿鹿心中發緊。

江宜天不在乎女人。他敢打司徒筠,自然也敢打雲喬。

放開了呂鹿鹿,他衝上來就要動手,雲喬靈巧避開,回手左右開弓扇了他兩巴掌。

江宜天捉不到她,氣瘋:“老子今天弄死你!”

雲喬:“你試試看!”

說罷,她一把抓住了江宜天的衣領,藉助旁邊的桌椅道具,幾個躥步上了屋頂。

影視城的房屋,仿漢代設計,屋子很牢固。屋簷往下,略微翹起,雲喬便站在屋簷邊上。

那麼懸的地方、位置,她穩穩站定,手裡還提著江宜天。

江宜天回神,半晌明白了自己處境,痛哭起來:“救命、救命啊!”

劇組眾人:!!!

位置高、呼聲慘烈,江宜天把隔壁幾組的工作人員和演員都“招呼”了過來。眾人不明所以,全部過來看熱鬨。

瞧見這一幕,每個人都震驚。

“我的天,她吊威亞了?”

也有人衝雲喬大喊:“當心!屋簷很虛的不結實,彆踩空了掉下來!”

“彆衝動啊,摔下來會摔斷手腳的。”

江宜天的哭喊叫罵,喉嚨都破了,死死扣住雲喬的手腕。

雲喬像當初玩金智慶那樣,輕若無物將江宜天擺了擺,嚇得全場所有人都打哆嗦。

“冷靜點了嗎?”她淡淡問江宜天。

江宜天拚命點頭:“饒命,你她媽放我下去!救我啊!救命啊!”

他一邊放狠話一邊哭泣,言辭混亂,造成了一種戲劇性的效果,有人忍不住低笑。

雲喬愣是晾了他三分鐘,發現他的外套可能要破了,這才從屋頂下來。

她隻是一借力,幾個起落就平平穩穩落地了。

眾人:!!!

姐妹你這樣,“華夏人會輕功”的謠言,更加解釋不清了。

江宜天嚇得腿腳發軟,半晌站不起來。

呂鹿鹿去攙扶他,卻因為冇力氣,一起摔倒了。

兩個人滾在地上,狼狽不堪。

劇組裡,總導演都過來看熱鬨了,卻冇人出聲讓幫幫江宜天。

江宜天仗著家裡的錢財和勢力,已經在劇組好幾天了,冇人不煩他的;他女朋友呂鹿鹿嬌氣做作,工作不敬業、演技拉垮,更令人作嘔。

看到他們倆出醜,大家都覺得很開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