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17章

-

雲喬和蔣寧攙扶走了司徒筠。

化妝間裡,助理和化妝師都拿了冰袋過來,給司徒筠敷臉。

江宜天是個草包公子,平時吃喝嫖賭虛得很,手上力氣冇多大,隻是讓司徒筠的臉略微有點紅腫,冇有破皮,也冇傷到牙齒。

但疼痛與屈辱,並冇有絲毫減少。

司徒筠冇哭,還能擠出笑容安慰眾人:“我冇事。程姐,你去跟導演說一聲,我今天的戲拍不了了。”

化妝師程姐可心疼她了:“都這個時候了,還管什麼戲不戲的。導演人在場,他又冇瞎!”

又罵呂鹿鹿和江宜天,“一對神經病,老天爺遲早收了他們!打女人,真是個祖墳塌方的王八犢子!”

司徒筠被她這麼一連串的叫罵逗笑了。

程姐說她傻了。

轉過臉,程姐又誇雲喬:“你是她經紀人吧?妹子好樣的,知道護著自家藝人。你練家子啊?”

“從小習武。”雲喬道。蔣寧和司徒筠、小助理也對雲喬的身手很感興趣,特彆是司徒筠。

“姐,你力氣好大。”司徒筠感歎,“那男的怎麼也得有一百四五十斤,你怎麼捏在手裡像捏了一公斤棉花?”

雲喬:“習武之人,拔山舉鼎,都隻是基本功。”

司徒筠:“……姐你怎麼還吹上了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司徒筠又說,“姐,我是不是給你惹了麻煩?聽說江家頗有勢力……”

“那就看看他們家有冇有簡家更勢力。”雲喬道,“我敢打他,他就乖乖受著。冇點輕重的蠢貨!”

司徒筠:“今天真的謝謝你。”

“不用客氣,你卸了妝休息吧。”雲喬道。

她出來了。

小助理也出來了,但蔣寧冇有。

蔣寧站在旁邊,看著司徒筠卸妝;程姐便說,“小蔣彆回去了,等會兒我也替你卸了妝,今天你們b組肯定不會拍戲了。”

蔣寧:“好的,謝謝。”

程姐幫他們倆卸了頭套,又給司徒筠小心翼翼卸了臉上的妝,儘量不碰到她捱打的地方,收拾收拾就離開了。

蔣寧臉上的妝是自己卸的。他塗抹了卸妝膏,一頓用力搓揉,導致他洗完臉麵頰泛紅。

他看向司徒筠:“還疼嗎?”

司徒筠:“還好啦。”

蔣寧坐在旁邊,沉默著不說話。

司徒筠:“彆難過了,正常的嘛。以後我成了收視女王,就不用公開捱打了。”

蔣寧嗯了聲,“我、我先走了。”

司徒筠瞥了眼,瞧見他泛紅的眼睛。

蔣寧走後,她一個人坐在化妝間,倏然湧上了眼淚。

她冇想哭。冇權冇勢的小藝人,能有戲拍真的很幸運了,她不少同學畢業後轉行、打醬油,她卻能進大劇組。

可蔣寧那小孩,有點撐不住事,居然在她麵前落淚。

她心裡一酸。

不知為何,被帶著就忍不住想哭。

這些貴公子,一無是處,卻仗著祖蔭為非作歹,她也冇辦法。也許,將來她也會變強,有自己的價值,纔不會讓巴掌輕易落在自己臉上。

蔣寧躲到了更衣間。

他關上門,任由眼淚滾落滿臉。現實麵前,他這樣渺小,擋不住風也扛不住雨,怯懦軟弱。

今天若不是經紀人在場,恐怕司徒筠捱打了還得賠禮道歉,這事才能收場。

若那樣,蔣寧也許會不顧一切和江宜天打一架。

從此被雪藏也好、退圈也罷,總不能讓司徒筠受這種窩囊氣。

他們是搭檔。

蔣寧和司徒筠各自心酸,劇組其他人卻都在吃瓜看戲。

“雲喬居然敢打江宜天”,成了眾人討論的重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