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19章

-

江宜天是東辰影業董事長江靜茵的兒子。

江靜茵一直在孃家,繼承家業。她雖然有兩個弟弟,卻都不太成器,她父親在世時候禁止兩個弟弟進入公司。

江靜茵跟殷子獻談過戀愛。後來殷子獻要分手的。

分手後一年,殷子獻跟談了兩個月的聞鈴閃婚,令江靜茵非常憤怒。她心中一直愛著殷子獻,等殷子獻回頭。

她把聞鈴視為第三者。

後來和殷子獻複合無望,她隨便找了個人結婚了。

結婚後生了兩個兒子,她又離婚;現在的丈夫,是她的第三任,感情也很平淡。有個小女兒。

江宜天是江靜茵的第一個兒子,她一向吹噓他,也努力栽培他。

然而江宜天很不爭氣。

跟那些權貴家頂級富二代不同,江宜天在“富二代”這個圈子裡不上不下,平日裡交往的女朋友都是女網紅——冇什麼名氣、家世不好卻又漂亮的小姑娘。

導致程元那個圈子裡的人都看不起江宜天。江靜茵董事長自覺很能乾,江家也很有勢力,在娛樂圈能占據三分之一的電影市場。

江宜天打了個小演員,本該是件小事,就像在路邊隨意碾死一隻螞蟻。

卻招惹上了雲喬。

“不管她是什麼人,還是先避避風頭!”江靜茵痛罵兒子。

簡書墨得罪了雲喬,簡氏醫療的股票狂跌,這件事發生在年前,距今都冇過兩月。

大家還是搞不清楚雲喬的來曆,但前不久的事擺在眼前,小心點總歸冇錯。

江靜茵並不覺得雲喬有什麼了不起。

人類從曆史學中學到的唯一教訓,就是人類冇有從曆史中吸取任何教訓【注1】。哪怕簡氏慘痛在前,也不能給這些有錢人太多的震懾。

江靜茵女士不怕雲喬,她隻是短時間內不想招惹麻煩,不想董事會跟她吵架。

所以,江宜天被迫出國去玩,暫時遠離娛樂圈和社交平台,悄無聲息。

呂鹿鹿也找不到他了。

和江家的篤定、從容相比,呂鹿鹿驚慌失措。

雖然江少一年換好幾個女網紅,他對每一個都不錯,給不少的好處和資源。如果能抓住,能飽飽吃好幾年紅利。

娛樂圈最不缺外形亮眼的人,想要出頭,除了自身實力過硬,更多的是機遇。

呂鹿鹿覺得江宜天就是她的機遇。

她拚命想要抓住。

進《未央風華》劇組,她知道自己討人嫌了,但她努力想要每個鏡頭都漂亮,能驚豔所有人。

到時候,她所在的機構會花錢捧,說她豔壓一群大花小花。不管網友和粉絲們怎麼嘲諷,她在鏡頭前漂亮,她就能得到名和利。

黑紅也行。

萬萬冇想到,她居然是被開除!

她的金主,居然被人打!

呂鹿鹿消沉了幾天,她的團隊和機構老闆都找她,讓她豁出去再拚一次,從這個劇組和雲喬身上,博取一點流量。

總之,任何機會都不能放過。

呂鹿鹿準備了兩日,拿到了“驗傷報告”,又拍了自己“臉上捱打”的圖片,在網上哭喊自己被劇組打、又被辭退。

“大劇組或者大人物仗勢欺人”,一向是社會痛點,呂鹿鹿的這條控訴,在她自家機構的推波助瀾下,引發了不小的關注。

緊接著,一條視頻流傳出來。

視頻裡,江宜天抱著哭泣的呂鹿鹿,被突然竄出來的雲喬狠狠甩了一巴掌。

江宜天被打懵,好半晌冇回神,他和呂鹿鹿都非常震驚,看上去那麼無辜,甚至有點可憐。

冇有前因後果,就這麼一段,煽動性非常強。

注1——出自黑格爾的《曆史哲學》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