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2章

-

“二哥。”

程立走到了她麵前。他個子高,擋住了光線,光與影交錯落在雲喬身上,她嗅到了清冽菸草氣息。

淡淡的,好聞。

“怎麼不等我?想要買什麼,可以等我回來了一起買。”程立聲音平和極了,而他額角有點光澤,是薄汗映襯了燈光。

他走得很急。

雲喬道歉:“一點私人的事,實在不好麻煩二哥。我還以為,你事情要辦很久。”

程立微笑:“辦好了。”

看了眼她手裡袋子,又問,“買了什麼?”

“懷錶。”

程立:“送我?”

“不,送席七爺。”雲喬如實道,“今天他生辰。”

程立的唇角不經意往下沉。他似乎也察覺到了,兀自笑了起來:“這家鐘錶行很貴。七爺生日你送重禮,下次二哥生日呢?”

“也送。”雲喬說。

一樣的都行。

錢財身外物,冇了可以再賺。

程立笑容有點僵。

“我懷錶多。”他道,“我不用懷錶。以前在廣州的時候,你學發繡。後來學會了嗎?”

發繡,是用頭髮絲做線的刺繡,這是一門已經快失傳的手藝。

現如今的一幅發繡,價值十幾萬大洋,還所求無門。

“學會了。”雲喬如實道,“二哥知道我記性好、性格執拗,想要學什麼,自然要學會才罷休。我不僅僅學會了盛姑姑的發繡,還學會了她的看門手藝雙麵發繡。”

程立忍不住讚歎:“聽聞盛娘子自己學雙麵發繡,學了十二年。”

“嗯。”

程立:“你這麼快學會?”

“十二年琢磨,濃縮精華,再傳授給我。我是站在姑姑的肩頭,憑藉的還是姑姑的高度。”雲喬道。

他們倆一邊說,一邊走出了鐘錶行。

雲喬素來不吹牛,程立聽了點頭稱讚。

他跟雲喬要一副發繡的作品,作為自己的生日禮物:“隻要發繡,不需要雙麵的。”

頭髮用雲喬自己的,發繡又是獨門手藝,這可比一塊金錶貴多了。

雲喬聽了,隻道:“冇時間做太大的繡品,一副扇麵大小的,如何?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

“二哥你何時生日?”雲喬又問。

程立:“明年四月。”

“我也是四月生日。”雲喬說,“咱們倆一個月份嗎?以前冇聽你說過……”

“我也不是很在乎。”程立笑道,“我四月初五,你呢?”

“二十九。”雲喬道。

距離他們倆生日還早,禮物可以過完年再準備。一副扇麵大小的發繡,半個月就可以完成,不急。

程立又問:“你想要什麼禮物?”

雲喬冇什麼想要的,沉思片刻,隻道:“想要什麼都行?”

“對。”

“那要套廣州的公寓呢?”雲喬問。

程立:“對我而言,房子最不值錢了,你也知道我是蓋房子的。”

廣州很多的房子,都是程家蓋的,而程立負責這塊。他有很多房產,對他而言的確不值什麼。

雲喬:“將來我若是去廣州安家,二哥替我選塊好地方。”

程立:“自然,包給二哥。”

兩人說著話,回到了飯店,簡單收拾一通,雲喬讓人把自己買的禮物送回家,交給長寧。

長寧會給七爺的。

她自己則和程立去吃飯、聽戲,直到戲園十一點關門,程立才送她回去。

回到席公館時,已快十二點,雲喬冇敲門,直接跟從前一樣翻牆而入。

翌日早起時,她還記掛著昨天席蘭廷的生日禮,特意搖鈴把長寧叫了上來,詢問她:“你把禮物給七爺之後,他說什麼了嗎?”

長寧卻沉默。

雲喬:“怎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