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31章

-

凡人有很多東西是刻在基因裡的,無法克服。

比如說抱團。

成年人為了進入團體,自願捨棄自我,把身上的長處磨平,甘願平庸也要合群。

再比如貪婪、自私。

這些東西無法克服,與生俱來。

與此同時,他們對美的渴望,也就神巫的容貌能滿足他們;而他們自身,多多少少有點缺陷。

雲喬見過類神巫容貌的,是程元。

程元的帥氣,符合人族絕大多數的審美,以至於她們瘋狂追捧他。

而現在進來的兩個男人,其中一個的容貌,有種程元式的漂亮,就是絕大多數人看到了都會眼前一亮。

不如席蘭廷,但能媲美程元。

“……他們是誰?”雲喬問瞿彥北。瞿彥北看了眼:“穿白色襯衫的是宋璽,宋家的大少爺。你聽說過宋家吧?”

宋家的勢力,可以抗衡程家;宋三少是程元圈子裡的,兩人不和,經常打架,這點雲喬也知道。

整個燕城,敢打程小霸王的,也就是宋三少了;而敢駁宋三少麵子的,也隻有程元了。

“知道。”

“灰色西裝那個呢?”雲喬又問。

“他叫簡耀川。”瞿彥北說,“就是簡書墨那個簡氏。不過他的身份比較特殊。”

簡耀川就是讓雲喬眼前一亮的男人,他的容貌是難得一見的漂亮,一張近乎完美的皮囊。

“……簡耀川的母親是小三,不過他外公和舅舅在京城發展很好。後來他舅舅逼得簡家老爺子離婚了,娶了簡耀川的母親。

但兩家說好了,在簡家老太太去世之前,簡耀川母子倆永遠不踏足燕城。現如今,簡家老太太去世五年多了。

隨著簡耀川的舅舅高升,簡家對‘庇護所’的渴望無比強烈,所以簡氏長子簡振秋一直想方設法勸說老爺子,讓簡耀川進入集團,做簡家的庇護神。

簡書墨那件事,可能讓簡家和董事會都感到害怕了,所以他們同意,讓簡耀川正式進入了簡氏集團。”瞿彥北道。

雲喬:“這麼說,是我成全了簡耀川?”

瞿彥北失笑:“人家未必想來燕城。他來了,大家少不了指指點點的。在京城就冇人敢說他。”

的確有人指指點點。

三十年前的舊事,很多人還記得。

簡耀川的母親姓戴。

戴氏那樣顯赫門第、功勳後代,因溺愛女兒,導致簡耀川的母親叛逆、任性又腦殘。

在她十九歲的年紀,知三做三,未婚先孕,讓戴氏成為一時笑柄;她兄長又逼得簡家老爺子和原配離婚娶她,以權壓人,更是給戴氏添了不少的閒言碎語。

三十年過去了,不知她現在後悔冇有。

反正她兒子走到哪裡,旁人都要偷偷說句“小三的兒子”,饒是她哥哥地位已經那麼顯赫了,也管不住大家背後詆譭。

雲喬環顧一圈,發現眾人的確在簡耀川進來之後,就開始交頭接耳。

半神體讓她的耳朵可以聽到細微聲音。

她側耳一聽,聽到了無數個小聲音在說“小三的孽種”、“長得那麼好看,他媽媽當年一定很漂亮,可惜是個賤人”等等。

在簡耀川和宋璽後麵,又陸陸續續進來幾個人,其中就有簡白。

簡白穿了件很漂亮的露背小禮服,清純可愛。

她先看了看,然後朝主桌走過來:“雲喬姐姐,北哥。”

她看向瞿彥北的目光,有點刻意的迴避,然而生命力在那一瞬間的波動,雲喬還是看到了。

當初在醫院,雲喬就察覺到簡白的情緒。那時候她還是看好戲的心情,想著簡氏兩位千金喜歡瞿彥北,這修羅場挺有意思。

現在卻又因為簡白是倪叔的後人而偏袒她,不希望她攪合到這樣的愛情旋渦裡。

簡白打了招呼,隨便寒暄幾句,去找桌子坐下了。

雲喬便說瞿彥北:“冇想到啊,你挺有魅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