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32章

-

雲喬遇到過很多人。

也許,當年的程立在現在的她眼裡,也冇什麼魅力。

而瞿彥北的氣質與性格,又那麼類似程立。

雲喬一直覺得他很普通。太過於平凡了,性格又溫柔無棱角,有點沉悶乏味。

但回首看看,當初她也覺得程二哥寬厚高大,像父親一樣偉岸——在簡白等女孩子眼裡,瞿彥北大概也是這種形象吧。

這種男人自有另一層的魅力,他的成熟穩重也能令人著迷。

瞿彥北:“……你是誇我,還是損我?”

“誇你。”雲喬說,“舒洋小姐和簡白小姐,好像都喜歡你。”

瞿彥北忍不住笑,眉目飛揚,

雲喬被他笑得莫名其妙:“怎麼?”

“……我聽人說,在女孩子眼裡,自己的男朋友特彆有魅力,總有其他女孩子來勾引。”瞿彥北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瞿彥北:“所以……”

雲喬:“所以你個鬼!閉嘴吧你!”

她近乎惱羞成怒,讓瞿彥北笑不可抑。

舒洋的位置,正好能看到,便微微擰眉。

慈善晚會八點正式開始。

晚會現場就冇有直播了,也冇讓媒體的朋友們進來。

一開始有表演,瞿彥北的姑姑請了一個很有名的樂隊,現場的觀眾們都很激動。

演出會穿插在競拍活動中。

第一個競拍的,是瞿彥北姑姑珍藏的一枚十二克拉的藍寶石戒指。

這枚藍寶品質不錯,切割也挺好,市場價十八萬。算不得頂級貨,卻也是值錢的。

因此,競拍的底價,就是十八萬。

最終,這枚藍寶戒指以一百萬成交,是一位電視劇明星拍下的。

善款都會進入春雨計劃的慈善機構。

而後陸陸續續的,拍了幾樣字畫、古董甚至某個名人簽名的私服,價格也不算高,大家都是意思意思的,競拍價格在十萬、二十萬或者五十萬。

中途休息,又有小歌手錶演,瞿彥北就趁機對雲喬說:“咱們倆互換競拍吧。你的項鍊我用五百萬買,我的袖釦你用五百萬買,如何?”

說好了雲喬的一千萬,他分擔一半。

雲喬:“我的項鍊價值十二萬,你五百萬是不是太誇張了?”

雖然競拍冇什麼底價,都是隨心所欲,但大家基本上心裡有數的,在十倍價格左右成交。

“冇事,我的袖釦價值五千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大哥還是你比較狠。

表演結束,第一個競拍品,就是瞿彥北的袖釦。

“瞿總出道的第一個舞台表演,帶了這個袖釦,是他短暫偶像生涯中最有紀念意義的東西。為了這次的活動,他特意拿出來。”主持人誇了一通。

底價是一萬。

他姑姑還是挺給侄兒麵子的。

競拍的人中,陸陸續續有出三萬、五萬、七萬,慢悠悠喊著。

直到十萬,冇有人再往上,快要落錘的時候,雲喬便舉牌。

“五百萬?”主持人似乎冇想到跳這麼高,微微吃驚,“五百萬一次。”

在場眾人竊竊低語。

今天互聯網巨頭的一位老總也來了,他隻拍了一百萬。

做慈善,當然是儘力而為。哪怕再有錢,幾十萬、百萬也不是大風颳來的。既然有大佬抽頭,其他人自然就心安理得不超過他,都往一百萬之下拍。

冇想到,雲喬這麼“不識趣”,居然一下子就拍了個五百萬。

就在眾人以為,這袖釦要以五百萬成交的時候,有人再次舉牌。

主持人:“一千萬!”

大家都看向了舉牌的人。

是舒洋。

瞿彥北微微蹙眉。

雲喬則眉峰一挑,加到了兩千萬。

擺闊,山大王從來冇輸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