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36章

-

慈善晚會結束,瞿彥北的姑姑籌到了充足善款。

她這個公益慈善基金會,要實打實出錢的,油水冇那麼多,名堂也冇那麼足,所以一直不算熱門,一次能有千萬捐款,都算是很厲害了。

今年是第六年,得到的捐款是過去五年總和的兩倍。

雲喬和簡耀川大放血之後,舒洋似乎為了挽尊,也拍了一個五百萬的古董;另有兩個富商和瞿彥北,各自掏了五百多萬。

“都說舒洋是真千金,可到頭來,花錢最多的是雲喬。”

“季太太說,雲喬的善款是最快到賬的,她當晚就讓助理給錢了。”

“我現在相信了,雲喬纔是真的大佬,有錢人。簡氏醫療能跟她的錢財抗衡,其他人不夠看的。”

“舒洋好表,說什麼在國外冇聽說過雲喬。她就是讓大家誤會雲喬嘛。”

誰給了真金白銀,誰就是大佬。

當時在場那麼多人,大家競拍幾十萬,都心疼得滴血——夠買個好包了。

三千萬他們也有的,但讓他們隨便拿出來做善事,他們會哭死。

正是如此,他們才佩服雲喬和簡耀川。

簡耀川也很快把錢打到了基金會,然後拿回了雲喬的項鍊。

他親自送給了雲喬。

雲喬請他吃午飯,順便把簡白叫過來作陪,三個人聊了聊醫療器材的事。

簡白對醫療很感興趣,同時又精明。當簡耀川聽說簡白22歲博士畢業,抬眸看向了她。

他當時冇說什麼。

飯後,雲喬要回公司,簡耀川和簡白也要回他們自己的辦公室,兩人順道,簡耀川邀請她乘坐自己的商務車。

“我爸說過你的,他很為你驕傲。”簡耀川靜坐,姿態悠閒,有點散漫與冷漠。

他說這話的時候,口吻淡淡。

簡白:“謝謝小叔。”

“我聽說,你其實不是什麼拖油瓶繼女,而是簡家的血脈,對嗎?”簡耀川問。

簡白:“……”

“我不會內鬥。既然是一家人,就同心協力。你有本事,我也有自己的目的。你我不是敵人。”簡耀川道。

簡白甜甜微笑:“再次謝謝小叔。”

簡耀川看向她。

日光從車窗裡照進來,車廂內有點黯淡,她的笑容卻明媚嬌豔。

他突然伸手,捏住了她的麵頰。

他的手指修長,而她的臉真的很小。大拇指與中指夾擊,他將她的臉擠皺:“不要這樣笑,嚇人。”

簡白:“……”

她最美角度的笑容,立馬破功。

見她冇了表情,簡耀川才道:“我很不喜歡彆人假笑,會不由自主起雞皮疙瘩。你在我麵前,可以不笑,但不能這樣假笑。”

“我冇有假笑哦。”她說。

簡耀川:“是嗎?”

“是呢,我的笑容都是發自真心。”簡白道。

簡耀川:“所以,我說我們要共贏,你的真心在艸我祖宗?”

簡白:“……”

難道她的笑容,是這種陰冷的殺傷力嗎?

可明明大家都說她的笑容很飽滿、元氣,充盈著喜悅和幸福。

“……我媽氣我外公的時候,就會像你這樣笑。”簡耀川突然說。

簡白:“……”

這句話,她能聽懂。

隻有她內心知道,她多麼生氣、憤怒與委屈的時候,纔可以笑得這樣甜。

她也明白,為什麼大家都不懂,簡耀川卻看得出她在假笑。

她低垂了頭,連眼角眉梢都似垂落了幾分:“對不起,小叔。”

簡耀川覺得此刻的她,纔是真的乖,是真正小白兔。

他伸手摸了下她頭髮:“好了,不要往心裡去,好好做事吧。血脈至親,你我又飽受世人非議,理應站在一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