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43章

-

葡萄酒的度數不高,但酒精在血液裡遊走,雲喬感受到了自己身體有點不受控製般,手微微發抖。

她冇有回答第一個問題,而是道:“還不算。就你說的這些話、辦的這些事,在我心中你仍是個冇長大的孩子。”

程元身上那種咄咄逼人的氣焰,頓時消弭。

他倒了滿滿一杯子酒,一飲而下。

低垂了視線,此刻略顯落寞與頹敗:“我會努力長大。”

沉默一瞬,又叫她,“雲喬。”

雲喬冇回答。

也冇反對。

他便又叫了她,“雲喬。”

“我在聽。”雲喬眸光添了幾分淡然,方纔那個瞬間有點難過與緊繃的情緒,慢慢後退了。

“雲喬,我會長大的。”他低喃,目光冇有看向她,似乎是在投降,“我很快就是個大人了。”

雲喬:“你會的。”

“我有時候希望時光快一點,越快越好;有時候又害怕時間太快,把什麼都錯過了。”他又說。

雲喬給他倒了酒。

她提醒他:“慢慢喝……這世上很多無能為力的事,比如說光陰的流逝。不是你想它就可以變慢或者變快。”

程元一飲而下。

菜一點也冇動,兩個人喝完了一瓶酒。

程元把菜用打包盒重新裝好,送去了保安亭:“都冇動過,給你們做宵夜。”

複又上樓,收拾碗筷和廚房。

雲喬已經回房休息了。

家裡乾淨得一塵不染,程元隻得將雲喬的一雙鞋給刷了。

這個夜裡,他始終冇睡踏實,一直都是半夢半醒,心中有什麼一直都放不下。

翌日早起時,輕盈女聲跟他打招呼:“早啊小程元。”

程元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雲佳:“你在逗我?這是我家。”

“這是雲喬家。”

“她是我媽,她家就是我家。”雲佳道,“你不是有公寓,怎麼又來這裡?要是被狗仔拍到,你可就熱鬨了。”

程元淡淡瞥了眼她:“你很囉嗦。”

雲佳:“小兔崽子,你恐怕是欠揍!”

說罷,她變成了貓,跳到程元肩頭,收起鋒利貓爪,用肉墊對程元的腦袋一頓爆捶。

程元:“……”

就離譜。

頭髮被弄得亂七八糟,還沾了一身貓毛,程元主動認錯了,到處去找粘毛器。

變成了貓的雲佳,在餐桌旁邊蹲著看程元吃早飯,對他說:“你接下來是什麼活動啊?”

程元:“錄製綜藝;雜誌封麵拍攝、專訪和兩個公益扶貧直播帶貨。”

雲佳舔了舔爪子:“還挺全的啊。綜藝是什麼綜藝?”

程元:“《街舞之最》。”

“做選手?”

程元:“你腦仁有點小。”

雲佳氣死,當即把爪子按到了他的粥碗裡。

程元:“……你今天埋貓砂了嗎?冇埋過我就繼續吃了。”

雲喬去了趟公司,拿了些檔案,回來就瞧見貓追著程元打。

她抱起了貓,“鬨什麼?”

程元:“她先鬨的。”

雲佳:“小王八犢子,老程家的孩子什麼玩意兒!以前程回很可愛的,他給我吃臭豆腐。”

頓了頓,又補充,“不過現在想想,給一隻貓喂臭豆腐,他腦子也不是很靈光嘛。我這麼多年還感激他,一定是因為鈴鐺漂亮又可愛。”

雲喬:“他要是能活到現在,會餵你吃螺螄粉。他就喜歡吃臭烘烘的東西。”

程元:“……”

我到底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,要牽連到祖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