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61章

-

那個數學老師,死於自儘。

他是在屋子裡燒炭自殺的。

數學老師留下了一本日記,厚厚一大本,寫滿了他對少女的愛慕。

他的妻兒去世十年後,他重新有了愛情。愛情令他煥發了生機。但他是個成熟的大人,他知道如何剋製自己的感情。

他對得起戴弦,也對得起戴家所有人,更對得起他自己。

他冇有任何僭越行為。

他是個正直又善良的人。

饒是如此,戴家也憤怒。因為他年紀大了。

他比戴弦大了將近二十歲,他隻比戴弦的父親小八歲。

戴家門第顯赫,不能容許這麼大的女婿,饒是他的學曆、他的職業都可以令戴家驕傲,戴家還是不能接受。

就在戴家威脅要開除他、鬨到他的單位去、囚禁戴弦的時候,他受不了這麼大的壓力,也不想給戴弦造成困擾,他留下十頁紙的遺書自儘了。

他的遺書裡,寫了他對數學未解理論的一些看法,希望將來能看到答案;他寫了自己對戴弦的祝福,願她有個光明的前途。

關於他的死,簡耀川的舅舅和外祖父咬定是自殺;但戴弦自己覺得是他殺。

老師去世後,戴弦重新去上學了。

她的性格,不再活潑開朗,而是陰沉乖張。

她如願考上了大學。

就是老師的那個母校。

為了報複家人,她開始了**——她父親已婚的老朋友,也在她床上過。

家裡人知道她不怕打、不怕罵,她已經是個瘋子了,拿她毫無辦法。

簡承安的出現,讓戴弦稍微正常了點,因為簡承安的氣質、眼睛,是那麼像數學老師。

戴弦發瘋一樣貪戀他、追求他,甚至位他懷了孩子。

戴家的人知道簡承安有妻兒之後,也是暴怒。

可事情到了那個地步,再逼得簡承安離開、打掉胎兒,戴弦就會徹底變成瘋子。

戴家想要拯救她,逼簡承安離婚娶她了。

往後的日子,戴弦好一陣、歹一陣,精神就從來冇正常過。

簡耀川的舅舅對他特彆好,視如己出,是因為舅舅太愧疚了。

“早知道如此,我當初就不該告密,也不該阻攔。她陷得太深了,正在熱戀期,哪怕稍後一兩年再棒打鴛鴦,都不至於害得她那樣。”舅舅好幾次跟簡耀川喝酒,喝醉了痛哭不止。

身為家人,豈能不愛戴弦?

他們所做的一切,都隻是為了戴弦好。

用錯了方法。

那個數學老師,他是難得的高階人才,死於這樣的事,也是非常可惜的。

和他相比,簡承安給戴家的閒言碎語更多了。

世上冇有後悔藥。

簡耀川的外祖父在他十歲的時候去世了,去世前一晚,還在說:“我想見見你媽。”

戴弦來了,甜甜笑著。

外公痛苦閉上了眼睛。

不是這樣的女兒,不是這種瘋子,他想要見見正常的女兒。

可惜,一念之差,女兒已經不能正常了。

外公帶著無數的遺憾,離開了這個人世。

舅舅冇有監護權,加上那段時候要去外地上任,隻得把簡耀川還給父母。

戴弦一看到他,就會說他是戴家派過來的眼線,少不得折磨他;而簡耀川雖然在外公身邊過非常快樂的好日子,內心深處也渴望母愛,他想留在戴弦身邊。

後來,他的抑鬱症比戴弦更嚴重。

最近七八年,他已經不怎麼跟母親見麵了,隻逢年過節一起吃飯。

戴弦現在在研究所工作,她也是研究數學的。工作的時候,她的精神就還好;回到家,她又會變成一個瘋子。

簡承安不敢離開她,主要是害怕戴氏的勢力。但他的確也被戴弦逼得狼狽,隻剩下半口氣了。

他估計活不了幾年。

戴弦快要退休了,往後的日子,她會專心致誌害人。

“我當年生意做得很大,常年在外出差,打打野食當做平常。遇到戴弦的時候,我隻當她是個大學生,冇想過其他的。”

他隻想要一段豔遇,不長久。卻冇想到再也脫不了身。

人真的不能犯錯。

有些時候,一個錯誤需要付出終生幸福的代價。

簡承安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,能安頓好這個兒子。

簡耀川知道父親的擔憂與顧慮,纔到燕城的總集團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