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62章

-

簡耀川的家務事,一言難儘。

外人說起他母親,尤其是燕城的這些人,都用“小三”一詞。

還說什麼簡家不給戴弦進門的機會。

戴弦壓根兒不在乎,她隻活在她自己的世界裡。

數學、回憶纔是她的至寶,其他都是外物。丈夫是替身、兒子是奸細,她纔是最大的受害者。

當然,這些並不意味著,戴弦有資格給簡承安原配和家人帶來痛苦和災難,簡家的人還是有資格恨她的。

偏偏簡耀川的舅舅太厲害,簡家原配的孩子們,不僅僅不恨戴弦,還想喊她一聲媽,借用她孃家的勢力發展自身。

戴弦不搭理。

簡耀川卻來了。

簡白很明確向他表示,她有野心。作為私生女,簡白也許想要證明自己,她要得到集團。

“……我爸爸、你爺爺還冇死,董事長就是他的,你先混個執行總裁吧。”簡耀川說。

簡白驚喜不已:“小叔,你願意幫我?”

“為什麼不願意?我們是一家人,任何爭鬥都算內鬥。”簡耀川道。

簡白便笑了起來,笑得很真誠快樂,而不是甜甜假笑。

她去握簡耀川的手:“謝謝你小叔,我會永遠孝順你,就像孝順我親爹!”

簡耀川啼笑皆非。

“行,我認你做女兒,將來你繼承我的香火吧。”簡耀川說。

反正他不會結婚。

簡白開心不已:“可以可以,就當我是跟你姓。小叔,將來我兒子也跟你姓。”

簡耀川唇角微揚,有了個淡淡笑意。

簡白拉了他的手半晌,覺得他的手指修長白淨,非常好看。

一低頭,卻發現他的無名指和小指,有一條蠻清晰的疤痕。

她為了拉家常,好奇詢問:“小叔,你這手受過傷?”

簡耀川抬起了手,自己看了看。

半晌,他漫不經心把手放下:“我十一歲的時候,我媽做了早餐,西式的。我說不想吃三明治,要吃糍粑和油餅。

她氣得跑去廚房,拿了一把菜刀,剁下了我這兩根手指。幸好家裡有阿姨,我爸爸當時也在家,及時去醫院接上了。

那時候年紀小,複健做得好,不受影響。隻不過搬不了磚,這隻手也做不了太精密的活。”

簡白怔住。

她精神一緊,定定看向了簡耀川,想要從他臉上看出點蛛絲馬跡:“小叔,你是不是在說笑?”

簡耀川低垂了眉目,冇接話。

簡白似感受到了窒息,半晌又問:“是真的?”

她以為簡耀川不會回答,他卻輕輕“嗯”了聲。

簡白:“……”

這什麼家庭?

簡白在簡家也快二十年了,時常聽人提起京城的那對母子,以及爺爺在京城的新家。

大家說起來,都是“那女的狐狸精,勾引人,家裡有權勢,逼得老爺子離婚”。

簡白心中,簡耀川的母親應該是個嬌滴滴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小姐,又軟又可愛,被愛情迷昏了頭,不顧世俗。

可簡耀川口中的母親,似乎和燕城人人描述的戴氏,完全不一樣。

“會好的。”簡白乾巴巴安慰了他一句。

汽車便到了餐廳門口。

宋璽站在門口,正跟一對男女說話,專門等簡耀川。

瞧見簡白下車,宋璽立馬熱情洋溢,整個人都風騷得不行:“小白妹妹,哎喲我親妹來了!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