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70章

-

五一之後,雲喬的藝人們都忙得腳不沾地,她自己也是一堆工作。

若冇有超強體力和記憶力,她這會兒都要精神虛弱了。

聞路瑤是電影女星,正值在電影圈的上升期,她需要接拍更多的電影,鞏固自己的地位。

選來選去,聞路瑤選了一部諜戰片。

這部諜戰片裡麵的女主角,明麵上做歌舞廳的舞女,實則背後做情報掮客,心狠手辣、貪財如命,卻因為男主角給了她一塊麥芽糖餅,讓她想起奶奶餓死之前拚命藏一塊餅給她的往事,從而願意幫襯男主角,最終選擇跟男主角去做敵後工作。

這個人物非常複雜。

聞路瑤看完這個劇本,跟雲喬討論了很久:“你覺得她真的有愛國情懷嗎?我覺得她冇有。”

雲喬對電影的人物分析不擅長,隻靜靜聽聞路瑤說。

“……她其實冇有人性,但她得表現得有,以獲取一點認可感和溫暖。她不是愛男主,也不是有了政治覺悟,她隻是想從男主身上,抓到自己奶奶的痕跡。那是她心中唯一的暖。”聞路瑤說。

雲喬:“很難演。”

“我可以演好,這個很講究層次。”聞路瑤說。

雲喬:“對,你演技一直很好,那些同事都誇你。”

聞路瑤笑起來:“如果拍的話,會非常好看。這個故事適合崔毅來導,他最擅長在陰暗風格中挖掘陽光。”

雲喬:“你真的很想演?”

“我想。”

雲喬:“我來安排。”

這部戲是華盛影業的項目,華盛影業現在雲喬說了算。

製片人、導演甚至男女主演,她都可以直接選擇。

她痛快答應了,反而讓聞路瑤有點猶豫。

聞路瑤按住劇本,遲疑道:“雲喬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這是諜戰片,市場上的諜戰片很少有賣座的。我剛剛憑藉《老街》,成了業內賺錢能力還可以的演員。萬一這部砸了,今後我的商業價值會大打折扣,大製作電影可能不會找我。”聞路瑤道。

雲喬:“有這個可能性的。”

聞路瑤茫然:“那我們怎麼辦呢?”

雲喬:“你想演嗎?”

聞路瑤:“想啊。我雖然表演是方法派,但我選戲往往更尊重感覺。這段時間看了那麼多劇本,冇一個打動我。

隻這個劇本,人物拿在手裡,眼前的角色就好像活了一樣,讓我一陣陣悸動。我很喜歡,拍這個戲應該會很開心。”

雲喬:“你想就拍。將來遇到什麼問題,我們就解決什麼問題。你要做的,是把自己的戲拍好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冷眼旁觀,所有的霸總都冇有雲喬這樣威武。

什麼宋少,像幼兒園小朋友,成天抓簡白妹妹的小辮子,又騷又浪又幼稚;什麼簡少,長得很帥但一臉冷淡;正東倒是什麼都好,但也不會做事不計後果。

雲喬集合了所有霸總的優點,她是霸總中的霸總。

隻要聞路瑤想要,天上的月,雲喬也能摘來。

她就是這麼牛逼。

“我好愛你!”聞路瑤說。

雲喬:“我知道,我也好愛你!”

聞路瑤:“真的嗎?你不是說我冇有姬佬氣場?”

雲喬:“冇辦法,真愛無敵。”

聞路瑤笑得在沙發上打滾。

有人敲門,是薛正東來了。

看到雲喬也在,薛正東打了招呼,又低聲問聞路瑤,“等會兒我們仨一起吃飯吧,我叫了醉風亭的外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