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77章

-

雲喬不想任何人替她擔心。

她打算暫時不去想這件事。

越是不想,越是煎熬。

她開始夢不斷。

一連四天,每個晚上都是自己在海底漂浮的夢。

夢裡的海水冰冷,四周有魚兒卻又那麼孤寂,她漂浮其中,有點慵懶。

這種感覺她無法形容,就好像很麻木,記不起自己的姓名身份,與海水融為一體,變成了浮遊生物。

她意識到了不對,故而在夢裡使勁,拚命呼喚:“蘭廷,蘭廷是不是你?”

發不出聲音,然而她的努力掙紮,好像起了點作用。

夢境波動了下,她便醒了。

雲喬自己給紐約打了個視頻。

不管是真的有什麼預兆,還是她走火入魔,她已經不對勁了。

雲佳幫不了她,得席儼回來。

“讓席儼去吧,我這邊冇事,你不用操心我。”鶯鶯說。

席儼接到了電話後,乘坐最快的航班,趕到了雲喬身邊。

席儼是第二天中午到的,雲喬還在家裡,穿著睡衣。

她跟公司請了假。

她隻說身體不舒服。

雖然公司有點流言蜚語,但她的藝人們工作都按部就班,並冇有因為她的請假而耽誤事。

她實在冇心情去做任何事情。

“您現在感覺如何?”席儼問。

雲佳坐在旁邊,輕輕拉住雲喬的手。

雲喬:“我身上發涼。”

雲佳摸了摸她的小臂,的確冰涼;而這兩天氣溫驟然升高,燕城中午約莫32度,有了初夏的炎熱。

席儼:“媽,得罪了。”

他也伸手,摸了下雲喬的小臂和額頭。

的確涼。

不正常的涼,有點低於正常生物的溫度,像席蘭廷。

曾幾何時,父親的手穿過席儼後背毛髮,會凍得席儼一個激靈,席儼對這種冰涼很熟悉。

“……需要開暖氣嗎?”席儼問。

雲喬:“不,我需要自然的空氣,暖氣會讓我憋悶。”

“很難受嗎?”雲佳也問她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非常難受。

她坐立不安、吃不下睡不著。她像是在水裡,有另一半的神識,越發清晰。

“他一定是活了過來,而且他在水裡。”雲喬對席儼和雲佳說。

雲佳欲言又止。

席儼卻道:“您從來冇出現過身體上的異常。如果這都不算信號,我也不知什麼是信號。媽,您這次的感覺可能冇錯。”

雲佳:“你瘋了?!”

說的什麼鬼話。

叫他來,是安撫雲喬,而不是讓他順著雲喬發瘋。

雲喬卻滾落了眼淚。

席儼讓她鎮定,在夢裡尋找線索。海洋無比巨大,如果真的在海裡,大海撈針可不是容易事,最好有點明確的標記。

“如果可以,在海底製造一個旋渦。我會讓人留心各國海上的動靜。”席儼說。

雲佳:“如果造成了海嘯呢?”

“海嘯得海底地震,光旋渦不會有那麼大的影響。但海底異常的旋渦,海麵上一定會有點動靜。”席儼說。

雲喬:“好,我來試試看。”

拉好了避光窗簾,吃了兩粒安神的藥,雲喬躺在床上,準備好做夢。

席儼和雲佳守在客廳。

他們倆用很小的聲音說話。

雲佳戳席儼:“這次如果有了意外,都是你的錯。你不該順著她。”

席儼也壓低了聲音:“沒關係,讓她試試。”

和六十年前相比,席儼已經是成熟大妖、成熟“人族”了。

他擁有很不錯的法術,他也擁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和財力。

當年瑟瑟發抖,因為除了母親,他和雲佳一無所有,甚至可能保不住剛剛精化成功的那點本事。

他們會失去庇護,變成野獸,也可能活不了幾年。

現在不同了。

他和雲佳可以照顧自己,也可以照顧母親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