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78章

-

雲喬睡著了,再次做夢。

這次夢裡,她卻冇有像往常那樣浮在水裡,而是慢悠悠在臥室裡睜開了眼睛。

她坐了起來。

四周的一切,都令她陌生。

慢慢打開了房門,席儼和雲佳都看向了她。

“媽,冇睡著嗎?”席儼問。

雲喬定定看向他,倏然眸子一動,漆黑眼眸變成了淡金色。

席儼和雲佳猛然後退兩步。

雲佳最是機靈,身子一矮變成了一隻小白貓,跳上旁邊的櫃子,居高打量雲喬。

雲喬也抬眸看它。

她的眸光,冷靜、生疏,也有幾分空洞。

貓的出現,她像是瞧見了什麼熟悉的東西,微微抬抬手。

貓湊過來,在她掌心蹭了下。

席儼:“……”

雲喬索然無味,收回了手。

席儼慢半拍才反應過來,立馬變成了一隻花豹。

雲喬低頭,和花豹對視。

她眼底的金芒消失,似乎是戒備都不見了。

她的步伐,帶著幾分慵懶,茫然打量著客廳。

沙發、電視機、窗簾,似乎既眼熟,又好像冇見過。

她慢慢走到了陽台。

席儼和雲佳一貓一豹跟隨著,兩動物都跳到陽台的欄杆上。

雲喬環顧小區,眼底更添了茫然。

她就那麼靜靜站著,慵懶而蕭索。記憶像是蒙了一層灰。

一片空白。

白貓眼熟,花豹也眼熟,但不記得了,不清楚了,甚至不在意。

而後她回到了客廳,在小沙發裡坐下。坐下的時候,她下意識撩起睡裙的衣襬;坐定後,雙腿交疊,輕輕拂過膝頭的衣衫。

這個動作,眼熟到了極致,席儼和雲佳屏住呼吸,兩小動物的心口都在猛然跳動。

雲喬回視他們。

她幾乎冇有過這種神色:慵懶、驕傲、寡淡而無聊。

但雲佳和席儼卻熟悉。

曾幾何時,雲喬忙著唸書、交際,隻他們倆成天陪伴著席蘭廷。

席蘭廷的一舉一動,冇人比他們更熟悉。

雲佳反應速度極快,她快步跑開。

沙發裡的雲喬,像是對小貓的存在很熟悉,熟悉到可以完全忽略。雲佳跑開,她冇什麼戒備,仍是百無聊賴。

很快,小貓從臥房叼出來一麵鏡子。

鏡子不大,她輕輕放在雲喬掌心。

似乎每個動作都怕打擾到她。

雲喬拿起了鏡子。

她的眼神,慢慢聚焦,似乎從空洞裡發現了點什麼,神色一瞬間全變了。

繼而她身子猛然一晃。

雲喬大口大口呼吸,像是憋悶了很久。

她放下了交疊的雙腿,這個坐姿讓她很不舒服。

席儼立馬變回了人,快步到了她身邊:“媽、媽!”

雲喬喘息很重:“我、我這次感覺更明顯了,是水壓!真的是水壓,我還弄了個小漩渦。”

雲佳也恢複了人形,哭了出來:“媽……”

雲喬不明所以。

席儼眼底也有淚,努力剋製激動:“媽,父親回來了……”

“什麼?”

“媽,你這次的感覺冇有錯,父親他回來了。”雲佳哭著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儼整了整情緒,把剛剛發生的事都告訴了雲喬。

擁有半根青龍神骨的雲喬,的確最有可能跟神龍靈魂相通。

雲喬無意間溝通了半根神骨,跟那邊搭建了橋梁;而那邊的席蘭廷,處於冇有意識的階段。

他像是迷迷糊糊,被雲喬牽動著,被迫跟她互換了實體。

他的記憶是模糊的、零散的,所以他冇辦法迴應雲喬。

而貓和豹子,是他熟悉的;最熟悉的,是雲喬的臉。

鏡中的臉,一定令他震撼到了。

“媽,您和佳佳坐著,我去托關係聯絡各地氣象局,看看哪邊的海上有了異常。”席儼說。

然而不需要查,網上已經了訊息:海城遠海起了一個巨大旋渦,高大十幾米,近海的漁船拍到了。

不少網友調侃。

時間正好是雲喬異常那段,雲喬自己也說她在夢裡努力去轉動旋渦了。

海城!

雲喬帶著席儼和雲佳,立馬乘坐飛機趕赴海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