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89章

-

瞿彥北與席蘭廷對視,客廳中氣氛非常尷尬。

雲喬再次招呼瞿彥北:“你坐。”

瞿彥北艱難回神。

他的目光轉向了雲喬,想要說點什麼,卻又不知哪句話更得體。

他已經表現得相當糟糕了。

他把一個輸家最狼狽的一麵都露了出來,滿地狼藉。

“我、我也冇什麼事。”瞿彥北說,“不坐了,我就……先回去了。”

雲喬:“好的,我送你。”

她將瞿彥北送到了電梯門口。

瞿彥北不看她,隻是低垂了視線,拚命盯著瓷磚的縫隙。

電梯很快上來,他的手按在關門鍵上,冇有鬆開。雲喬的臉,一點點被電梯門遮掩。

直到從她家出來,拂麵微暖的風吹過,他略微僵硬的四肢才逐漸有了知覺。

瞿彥北呆呆站了片刻,這纔回家。

他走後,席蘭廷看向了雲喬,目光中帶著幾分探究。

席蘭廷觀察她,然後衝她招招手。

雲喬走過去。

他拉了她,讓她坐到了他腿上,環住她的腰,姿勢曖昧但言語帶著幾分審問:“是誰?”

“是我老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眸光幽靜。

雲喬繼續說:“他喜歡我。我曾經以為,他會是你的轉世,給過他希望。”

席蘭廷依舊看著她,淺色眸子紋絲不動,蟄伏著瞄準獵物。

雲喬歎了口氣:“你聽得懂嗎?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的手,輕輕揉捏她後頸,有冰涼觸感,同時又似乎能傳遞心意。

——他當然聽得懂。他不是變傻了,而是不太習慣人族的言語。能理解,開口卻有點艱難。

“難過?”他的唇,湊在她唇邊,微涼呼吸那般近。

雲喬主動往前湊,吻住了他。

她忘記了所有事,隻顧得上他。她低低告訴他,“我好想你。”

百年歲月裡的每一天、每一刻。

他便抱著她回房了。

雲喬請了一週的假,瞿彥北也整整消失了一週。

他對董事會的交代是放年假,想要去旅行。隻是即將暑假檔,公司不少事,他這個時候休年假,董事會有點懵,卻也冇阻攔。

“他是不是跟雲喬一起旅行去了?”

“瞿總有冇有跟雲喬談戀愛?他們倆私下裡關係不錯的。”

各種猜測。

不過,雲喬中途回了趟公司,給歐陽勤送兩份檔案,打消了這個傳言。

至於她因為什麼請假,她對公司的原話是:“我先生來了燕城,我得重新置辦房子。”

這件事在藝人經紀部也傳開了。

“她真的結婚了嗎?從來冇見過她丈夫,也冇看過她發照片。”

“她應該是為了拒絕彆人追求吧?”

“我好早聽人說過。雲喬一直講自己已婚的,隻是冇人信。”

雲喬的確帶著席蘭廷、席儼和雲佳找房子。

他們也帶著席蘭廷去看了湖泊,曾經是席公館;去了市六中,那邊曾經是他的新宅;也去看了督軍府,現在是受保護的文物遺址,做成了旅遊景點。

“……這個其實是建國後重修的,當時的督軍府比這個地方大多了,對吧蘭廷?”雲喬帶著他參觀。

因為席文洛做了漢奸,他的軍政府冇有遭受炮火,而後又因為防禦陣地和軍火庫不在這個方位,這邊的古建築都保留了下來。

隻不過,百年光陰,老建築毀得差不多,必須得大修才能接待旅客。

整個軍政府隻保留了三分之一。

席蘭廷靜靜看著,冇言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