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699章

-

雲喬邀請瞿彥北來吃飯。

聞路瑤電影開機在即,正在家裡練習一種新的微表情,設計《銀狐》女主的特定形體語言。

突然被叫過來陪老闆用餐,她也有點懵。

聞路瑤:我都有爸爸罩著了,為什麼還需要巴結老闆?

瞿總在霸總爸爸麵前,不是小弟嗎?

因為住得近,聞路瑤還是來了。

進門時,屋子裡飄蕩著飯菜的香,聞路瑤嗅到了紅燒排骨,忍不住道:“我今天的熱量要超標了!”

雲喬:“沒關係,明天去遊兩千米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經紀人比吸血資本家還要狠!”

席蘭廷坐在客廳沙發,目光投過來。

瞧見了聞路瑤,慵懶至極的他,破天荒站起身,淡淡衝聞路瑤點點頭。聞路瑤看到他的一瞬間,情緒莫名。

……好像從晴空萬裡走到了細雨綿綿,有微寒雨絲落在她臉上,她從麵頰到心頭,都酸酸的,被小雨浸潤著。

“您好。”她主動打了招呼。

席蘭廷往前幾步。

他的聲音不高。和他冷淡的表情相比,他的話挺和善:“路瑤。”

聞路瑤:“您是雲喬她老公吧?”

席蘭廷嗯了聲。

“聽雲喬提過的,我還以為她開玩笑。”聞路瑤說,然後又感覺自己眼睛有點酸,“您……”

看著有點麵熟。

然而,聞路瑤深諳“閨蜜交友”法則,就是對閨蜜的男人彆太親近,徒惹麻煩。

有些話,說起來很有歧義——第一次見雲喬的老公,說人家看上去很眼熟,這聽在任何人耳朵裡都怪怪的。

但真的眼熟。

薛正東跟聞路瑤說過無數次,他看到她就眼熟;聞路瑤反而冇什麼感覺。

眼前這個人,卻不太一樣。

聞路瑤正僵持著不知該說什麼,雲喬的手機響起。

瞿彥北到了樓下。

“路瑤,你先坐。佳佳,出來招待客人。”雲喬喊了聲。

雲佳在雲喬的臥房裡玩遊戲。

新的遊戲卡,是她給席蘭廷買的。但席蘭廷興趣不大,雲佳就自己玩,冇想到還挺有意思。

她抱著遊戲機出來了。

席蘭廷看到她這樣就蹙眉。

天下的老父親,大概都是這德行:看不慣孩子們粘在遊戲機上。

“姨奶奶,你坐啊,飲料自己冰箱裡拿。”雲佳隨意說,眼睛還在遊戲機上。

聞路瑤聽了這話,心中微微一頓。

姨奶奶?

聞路瑤去拿飲料的時候,腦子裡還在轉悠這個稱呼。

“好像哪裡聽過!”

好像……曾經很多人叫她姨奶奶。

這種既視感,太強烈了。

人經常會有新舊記憶的重疊,因此時常對剛發生的事產生“這事我哪裡見過、這話我哪裡聽過”的既視感。

聞路瑤是個相信科學的小姑娘,她很快把這種感覺拋去了,拿了飲料出來喝。

瞿彥北稍後進來。

“瞿總。”聞路瑤打了招呼,然後看向了他,“瞿總最近很忙?”

“還好。”瞿彥北儘可能語氣客氣。

雖然他不是很想講話。

聞路瑤有點想說,瞿總看上去臉色不太好,有點過分蒼白,嘴唇也發白,透出疲倦虛弱的樣子。

然而,聞路瑤實在不想關心老闆——我都給你打工賺錢了,憑什麼我還得拍你馬屁?

雲喬則照顧瞿彥北:“你先坐。”

除了自家準備好的飯菜,雲喬還點了幾個外賣。

外賣到了,雲佳下去拿,雲喬就招呼席蘭廷和瞿彥北:“過來擺碗筷,你們彆做老大爺等著人伺候。”

席蘭廷對自己擺碗筷,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
他剛甦醒的時候,看到雲喬要自己收拾,無比心疼:冇有了他,她窮得連傭人都雇不起了嗎?

而後才明白,雲喬的住宅太小,安置不了傭人。

雲喬卻反駁他說:“兩百多平,說破天也不算小!”

席蘭廷不懂,反正室內很逼仄,跟住鴿籠似的。以前的老公館、小公館,兩個客房就能有這房子整個那麼大了。

已經過去了一個月,席蘭廷終於習慣了。

他站起身,去拿筷子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