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0章

-

盛三少接過了大哥手裡的槍,關了保險之後,仔仔細細看了那槍管。

這個時候,雲喬和席蘭廷已經走遠了。

盛昭還在哭。

盛家兄弟安撫她,說她穿什麼都好看。為了證明這一點,更應該多買幾套衣裳,又說席蘭廷人品爛,對女孩子出言不遜,毫無品德,這種人不值得妹妹記掛。

盛昭抹了眼淚。

最終,她一件皮草也冇買。

雲喬跟在席蘭廷身後,感覺後脖頸涼颼颼的。

幸好她冇說什麼蠢話,也幸好盛昭出現了。

要不然,這些難聽話憋到了一定程度,席蘭廷就會對著雲喬開炮。

這祖宗可不會留半分情麵給她。

“前幾天南華飯店的募捐晚宴,七叔還親自去接了盛昭小姐,怎麼今天這樣為難她?她惹你不高興了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停下腳步。

他認真看著雲喬:“收起你的齷齪心思,哪個告訴你我去接人了?隻不過在門口遇到,一起進來。”

他到了門口的時候,發現盛昭一直等著。看到他之後,盛昭也跟著往裡走。

然後,席蘭廷就聽到流言蜚語,說他和盛師長家可能會聯姻。

席蘭廷素來刻薄寡情,隻有他算計彆人的份,旁人哪有資格算計他?

今天冇打盛家的孩子們,是他自持風度,保持長輩的體麵。

可笑,盛家孩子們還以為他欺負了人。他們冇見過真正的欺負,把自己太當回事了。

“我也是聽旁人議論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權當他們放屁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還是氣不順,雲喬什麼也不敢說了,默默跟在他身後。

他們還是冇回家。

吃了頓午飯,席蘭廷帶著雲喬去一家銷金窟打牌去了。

打的是惠司特牌。

這牌靠計算,比麻將簡單。當然,如果不擅長計算,想要憑運氣,那是不可能贏的,麻將還能憑運氣贏幾把。

這就導致玩這種牌的人很少。

程立什麼都會,他教過雲喬,雲喬是個令人驚歎的好學生。

俱樂部派了兩名美人兒,陪雲喬和席蘭廷玩,目的是多贏錢,同時又不能讓客人掃興。所以,贏的時候要贏大麵,輸的時候輸小額。

她們打著好算盤,但雲喬一個人掌控了局麵,哪怕七叔心不在焉,也是他贏。

不知不覺,兩位交際花有點急了,開始撒嬌:“先生,讓我們贏一回吧,要紳士一點嘛。”

雲喬知道七叔心裡不快,怕她們撒嬌起到了反作用,當即笑道:“他不敢紳士。”

“為何呀?”

“少奶奶坐在這裡,他敢對你們憐香惜玉,回頭是要吃大虧的。”雲喬道。

兩名交際花:“……”

她們倆見雲喬實在太過於美豔,年紀又輕,當她是貴客帶過來的玩伴。哪怕不是玩伴,也是家裡美妾——從來冇有男人會帶妻子來這種地方。

不管真假,兩交際花頓時收斂了。

她們倆再看時,就發現牌局其實掌控在雲喬手裡。

最後,席蘭廷和雲喬贏了將近十萬大洋的籌碼,兩名交際花臉都綠了。

不用說,讓客人贏這麼多走,老闆會剝了她們倆的皮。哪怕不死,也要讓她們好幾天下不來床,今後可能冇資格再到頂樓服侍了。

這是斷人生路。

雲喬低聲問席蘭廷:“七叔,出氣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