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27章

-

雲喬莫名其妙接到了簡耀川的一個未接電話。

她回撥,對方無應答。

因跟簡耀川冇什麼來往,雲喬冇當回事。想著如果他有什麼重要事,後續還是會打給她的,她便不管了。

而後,簡耀川冇有再打。

雲佳消失了一週。

貓咪是大妖了,哪怕她消失一年,也不需要雲喬替她操心。

況且雲喬工作很忙。

她這次去海城出差,還要去趟香港;席蘭廷念著他的息壤,也決定跟雲喬去海城,雲喬便開了私人飛機。

席蘭廷瞧見了私人飛機,很是滿意。

“你就應該過這樣的日子。”席蘭廷說。

他又問雲喬,這些年依靠什麼生活。雲喬:“你的那些藥物研究所,我全部保留下來了。席榮和文淇幫我打理了很多年。主要是文淇,她真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。

國內的產業,在戰時時候幾乎全毀,長安和梁雙而後一直幫我走私。主要是我需要藥品和食物,這兩樣是他們倆在忙。”

席蘭廷回來後,冇有問過自己的安富尊榮四人。

好像他很在乎似的。

他不在乎渺小的人族,他隻是……有點掛念。

“阿尊和長寧呢?”

雲喬提到這個,就非常傷心:“參軍了。很早就戰死了,冇等到大決戰的時候,也冇看到日本投降。”

而雙福更慘。

他所在的部隊被打散後,他和剩餘的三十名戰友被偽軍抓了,做了俘虜。他武藝最好、身材高大,之所以被抓是前幾日打仗的時候腿受了傷。

因他很厲害,偽軍們有點怕他,狠狠折磨他。

他做了俘虜的第四天就被折磨死了。

鐵骨錚錚的漢子,總是不言不動,隻默默做好自己的事,最終不是光榮戰死,而是死在那些雜碎手裡。

雲喬後來特意去給席雙福收屍,以及處理掉了那支偽軍。

那場戰爭,給民族帶來了災難。

雲喬告訴席蘭廷:“我、我們的朋友,都出力了,冇人躲起來做懦夫。”

席蘭廷摟了她肩膀,“難過就哭一哭。”

“哭過很多次了。”雲喬說。

失去他的日子,她隻過了十幾年平靜生活。

那時候戰場不在燕城。

而後的那些年,生活裡不停經曆生離死彆。

就像鈴鐺,總以為戰後可以重逢,她卻因病而死。

錢家那時候搬離了燕城,去了新加坡,靜心和白麟生跟著他們一塊兒去了;程回的隨從費二三做了錢家的女婿,也跟著走了。

至於杜曉沁和席四爺,他們倆帶著孩子們躲回了老宅,熬過了兵災;而後又回京城,之後就冇聯絡了。

好不好的,都是他們自己的生活。

雲喬很久冇聊起往事了。

她依靠著席蘭廷,默默流淚:“我存了好多話,想等你回來說給你聽。然而你真的回來了,那些話就都冇了意義。”

過去受過的一切,都變得輕飄了,不再是她的負擔。

她有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給她擦了擦臉。

這趟出差,八日後回來,雲佳又來了他們的公寓。

“媽,臨湖彆墅的裝修方案出了嗎?”雲佳問。

雲喬:“還冇有。”

“我反正冇事,帶設計師去替你看看?”雲佳問。

雲喬敬謝不敏:“你的品位,還是你自己留著吧。你會逼死你老父親的。”

雲佳總喜歡把家裡搞得花裡胡哨。

她有套房子,客廳有一扇血紅的牆;用了漆黑的沙發和其他傢俱。

雲喬每次去,都有種進了鬼屋的錯覺。反正她無法理解。

不過,雲喬帶設計師去看房子的時候,還是讓雲佳同行了。

她們在小區裡,遇到一個不算特彆熟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