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735章

-

瞿家老太太滿八十大壽,老爺子要操辦一場。

瞿新南即將回國發展,就順勢對爺爺說:“這件事交給我,我到時候請了親戚朋友,再請些明星來表演。”

老太太:“冇必要這麼麻煩。”

“八十是大壽,需得熱熱鬨鬨,壓住這個福氣氣,更能長命百歲。”瞿新南說。

老太太話題一轉,立馬提到了催婚上:“你和你哥能成個家,奶奶就能活到一百歲。到時候,還給你帶孩子。”

瞿新南:“我不結婚,我是獨身主義者。”

老太太:“你要氣死我。”

“讓您跳跳廣場舞,彆成天惦記這點事。要不是您眼界這麼低,也不至於被簡書墨忽悠了。”瞿新南說。

老太太:“你真的要氣死我!”

“您老人家心臟和血壓都還好,氣氣冇事,權當活血了。”瞿新南道。

老人家疼孫女更甚,幾乎是她要天上的月亮都要給她摘來。她說獨身主義,那就給她多留點錢吧,反正是捨不得逼她。

瞿新南一切都可以隨心所欲,爺爺奶奶當掌上明珠寵著。

瞿彥北就冇這麼好的命。

瞿新南人還在韓國,雖然嚷嚷著要操持奶奶的八十大壽,隻不過是撂挑子給瞿彥北。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懷疑我妹在套路我。

好人都是她做了,好話都是她說了,實事卻需要我來做。

不過,瞿總也很疼妹妹。

瞿總唯一的希望,就是妹妹可以結婚。

兄妹倆,不能兩個人都單身,要不然結婚的壓力都在瞿彥北一個人身上。

他爺爺奶奶捨不得罵孫女,可並不會憐惜他。

瞿總去安排了,甚至打電話給雲喬:“你來不來?”

“八十大壽好日子,我肯定去的。”雲喬說,“多給一張請帖,我要帶我老公去。”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饒是說好了不在意,他的心還是狠狠抽痛了下。

不知他何時可以坦然麵對。

那時候,他大概可以跟雲喬兩口子做一輩子的朋友。

他下定了決心,要跟雲喬走完她漫長生命中的一小段,他就一定會做到,不管用哪種方式。

哪怕她不肯見他,他也會遵守自己的諾言。

時間久了,他就慢慢淡化傷痛。

“……行。也給雲佳一張請帖吧,到時候讓她一起來,我就不單獨給她打電話了。”瞿彥北說。

雲喬道好。

瞿家辦壽宴,類似一場燕城上流社會的交流會。

瞿董為人不錯,跟燕城諸多豪門關係都還可以;而他家的孫兒孫女,個個有能力、有閱曆,還長得漂亮,燕城豪門更樂意結交,希望有機會能和瞿家結親。

瞿彥北發出去了將近三百張請柬,幾乎都有迴應。

一些特彆親近的人家,提前給瞿家送了壽禮。

雲喬送了一尊明代的漢白玉觀音像,老太太很是喜歡。

而瞿彥北給簡家送了七八張請柬,意思是他們家大人小孩都可以來,並冇有特意請簡書墨。

他還是很生簡書墨的氣。

而簡書墨的確來了。

主人家來得很早。

客人們都到老壽星身邊坐坐,就各自去坐席;唯獨簡書墨坐在瞿老太太身邊,半晌不走。

瞿彥北隻得找了個話頭:“簡小姐,借一步說話。”

把簡書墨給帶走了。-